女子为泄愤杀死丈夫 伪造现场报案称遭抢劫

时间:2013-04-15 16:34 | 来源:南海网  | 点击:

核心提示:日前,乐东抱伦农场9队一处种植园发生离奇命案:案发当天,受害人的妻子报案称,3名歹徒闯进种植园工棚抢劫,将其丈夫打死。乐东警方缜密侦查发现,制造这起恶性命案真凶竟是受害人的妻子罗某。 4月6日,因涉嫌故意伤害他人致死,32岁的罗某已被乐东司法机关

   日前,乐东抱伦农场9队一处种植园发生离奇命案:案发当天,受害人的妻子报案称,3名“歹徒”闯进种植园工棚抢劫,将其丈夫打死。乐东警方缜密侦查发现,制造这起恶性命案真凶竟是受害人的妻子罗某。

  4月6日,因涉嫌故意伤害他人致死,32岁的罗某已被乐东司法机关起诉。在这个妻杀丈夫的命案背到底发生了什么?南国都市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种植园凌晨发生血案

  “黄老板,有几个男人闯到家里抢劫,我老公被歹徒打伤,快不行了。”2012年11月18日早晨6时许,乐东抱伦农场一家槟榔园的黄老板接到在槟榔园打工的妇女罗某的求救电话。听到自己的工人被人打成重伤,黄老板立即骑摩托车从抱伦农场场部赶到9队自己的种植园。

  黄老板急匆匆走进槟榔园一处工棚,眼前的情景惨不忍睹:郑某赤身裸体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口里吐着白沫,头上、脸上全是血,而郑某的妻子罗某一脸惊慌地坐在旁边啼哭,罗某称她已经打电话报警了,黄老板随后也打了110。

  很快接到电话的郑某的表弟龙某也从19队赶到现场,看到伤者只有吐的气,没有吸的气,恐怕快不行了,龙某让表嫂罗某马上给表哥穿衣服后送医院,这时的罗某倒在地上痛哭不止。龙某等人拿了一条内裤给郑某穿上,几个人慌忙用三轮摩托车将郑某送到千家镇卫生院抢救。医生检查后,说伤者已经没了呼吸,医生还是尽力抢救,因伤势过重,郑某死亡。经法医鉴定,死者郑某系颅脑损伤死亡。

  女子称遭3男子抢劫

  入室抢劫还将受害人打伤致死,乐东发生如此严重的恶性命案引起乐东县委常委、公安局长覃超的高度重视,覃超常委与副局长陈人菠带着该局刑侦大队民警立即赶到案发现场。

  据死者的妻子罗某介绍,当天早晨6时许,她与老公正在睡觉,突然有3名男子闯进房间,问他们姓什么时,他们回答姓郑,对方说那就打对了。郑某从床上冲下来与两名男子搏斗,另一名男子把她推到墙角从她身上抢走钱包。抢她钱包的男子说:“你有没有小孩,有小孩就留你一条命。”罗某说,3名男子将其老公打伤后,骑着摩托车离开现场。

  是报复杀人?还是单纯的抢劫?凶手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对死者下此毒手?民警在案发现场附近的村子展开全面调查。据罗某介绍,她与丈夫来到此地打工没有几天,他们不认识这3名男子。警方排除报复杀人的可能。而民警走访附近村民,案发当天早晨,没有人听到有人骑摩托车的声音。

  民警在案发现场的地上找到了罗某的钱包及手机。在门处散落着锄头及铁铲。据罗某介绍,锄头是凶手逃跑时扔在门口的。

  妻子泄愤对丈夫下毒手

  办案杨警官对记者说,死者妻子介绍的情况前后不一致,一会儿说歹徒是3个人,一会又说是2个人,就连歹徒抢走的钱数前后说法也不一致。另据罗某称,她与丈夫来这里打工没有几天,夫妻俩也不认识这3名男子。警方排除报复杀人的可能。

  警方调查时罗某还称,其丈夫在地上与歹徒撕打起来,后被歹徒打伤倒地头部流血昏迷不醒。而民警侦查发现,在夫妻睡床上的棉被上有大量血迹。

  民警经过大量侦查分析,死者的妻子罗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办案民警对罗某展开心理攻势,最后,罗某交代,因其丈夫长期毒打她,便怀恨在心,事发前晚又遭丈夫殴打及谩骂,一时气愤难忍,将丈夫打死。2012年11月30日,经乐东检察院批准,罗某被逮捕。

  女嫌犯称丈夫曾用刀砍她

  “跟他生活太痛苦了,我忍了他很久,当天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太过分了……”南国都市报记者在乐东看守所见到的犯罪嫌疑人罗某。32岁的罗某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多了。罗某告诉记者,她与丈夫郑某都是贵州人,她只读过小学一年级,从十几岁就在家务农。后来经人介绍,与郑某结婚,婚后生育两个孩子(一男一女)。

  罗某说,她与丈夫郑某2012年9月来到海南务工,先后在三亚的崖城,乐东的水桶村、打狗村的种植园务工。2012年11月来到乐东抱伦农场9队黄老板的种植园打工。

  “他长期虐待我,经常打骂我。我是看在两个年幼的孩子上才勉强与他生活在一起。”罗某伸出一只胳膊,胳膊上明显有一条伤疤。罗某说,这伤疤是他们在三亚崖城打工时丈夫用刀砍的,当时缝了5针。

  罗某说,他与丈夫感情上的矛盾都是因为家庭琐事引起,也许是生活太艰难了,郑某把钱看的很重,郑某总认为她给娘家人寄钱,她跟老家的哥哥通电话,郑某都会骂她,骂她既然那么关心哥哥,就跟哥哥去睡吧。丈夫经常用这样的话污辱她,还经常打他,让她非常气愤。

  打伤丈夫伪造抢劫现场报假案

  据罗某介绍,在事发前一天晚上23时许,因老家装修房子欠4000元装修费的事,郑某与罗某发生争执,继而双方互相推搡拉扯,郑某辱骂罗某,并踢了罗某一脚,对此,罗某怀恨在心。

  “当天晚上,他打完我后,让我走。我当时真想离开。”罗某对南国都市报记者说,第二天早晨6点钟,郑某再次辱骂罗某,随后回床上睡觉,罗某上前拉郑某起床吃饭,郑某误以为罗某要动手打他,便打了罗某两巴掌,而后躺在床上,不停地辱骂罗某及其家人。

  “他骂我的话非常难听,骂我‘你怎么还没走,你跟你爸、跟你哥去过日子吧’,我实在受不了了。”罗某说,当时她对郑某说:“如果你再这样,我就对你不客气了。”随后,她从屋外捡来一块木板趁郑某躺在床上不注意时,朝郑某的额头打了一下,郑某被打后起身,罗某怕郑某抢夺自己手中的木板对自己不利,便持木板连续击打郑某的头部。郑某额头流血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滚,后从床上翻滚到床下。

  “看到他流那么多血,我当时也害怕了,将他扶到房间的西北角处。”罗某说,当时她非常紧张,她跑出屋外,将房屋外的锄头放倒在地,伪造抢劫现场。接着打电话给黄老板及郑某的表弟。

  嫌犯后悔不该下手这么重

  “我非常害怕,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将来孩子会不会恨我,会不会不认我这个母亲。”罗某说,她非常后悔,不管怎么说,与丈夫一起生活10多年了,不该下手这么重。让她最难过的是她的两个孩子,两个孩子在老家贵州,知道自己的妈妈亲手打死了他们的爸爸后,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

  今年4月6日,因涉嫌故意伤害他人致死,罗某已被司法机关起诉。(南国都市报记者良子)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