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街头产子并抛弃 男婴裸露40分钟被冻死

时间:2013-03-23 10:25 | 来源:新京报 | 点击:

核心提示:3月20日,海淀北四环西路辅路,弃婴出生在这辆三轮车上。 20日,海淀医院儿科诊室,男婴接受紧急救治。 3月20日,海淀医院儿科诊室,男婴几乎不能自主呼吸,医生须不停按压手动呼吸器,辅助呼吸。本版图片/网友菜刀老王提供 3月20日,雪后,气温-3℃至8℃。香港公司注册www.11company.com

 
3月20日,海淀北四环西路辅路,弃婴出生在这辆三轮车上。

 

 

 
20日,海淀医院儿科诊室,男婴接受紧急救治。

 

 

 
3月20日,海淀医院儿科诊室,男婴几乎不能自主呼吸,医生须不停按压手动呼吸器,辅助呼吸。本版图片/网友“菜刀老王”提供

 

    3月20日,雪后,气温-3℃至8℃。海淀区北四环西路辅路鼎好大厦东侧楼下,一名年轻女子在三轮车上产下了孩子,悄然离去。
 
    寒风里,婴儿躺在铁板上。挨了至少40分钟。其间众人围观,还是有好心人送婴孩就医。终究,好心人的温暖没能留住这条生命。救助者之一的网友“菜刀老王”,以文字的形式,在微博上记录了整个救人的过程。
 
    男婴是个早产儿,4斤多重。
 
    3月20日晚七点半,网友“菜刀老王”和“摄影菜鸟”等人开车往回走。
 
    车上,大家都默默的,不知说些什么。“菜刀老王”第一次觉得喘气都是件费劲的事,每次呼吸都要铆足劲。可真的要做一个深呼吸,又感觉眼泪要跟着呼气一起出来,赶紧吸气,把眼泪也吸进去。
 
    “咱们这算是积德行善吧?”车里有人问,“算吧。”“对,算,肯定算。”几人互相安慰着。
 
    几个小时前,他们一直在救着一个婴儿,在大街上被生产、遭遗弃的婴儿。
 
    这婴儿,还是没能留在人世。
 
    转院之旅
 
    昨天下午,和平里医院证实,婴孩经抢救无效,于20日晚死亡。医生说,这婴儿是早产儿,生命体征本就微弱,加之受冻严重,最终没能救活。
 
    时间退回至20日晚7点,和平里医院,民警劝说“菜刀老王”和“摄影菜鸟”等人离开医院:“把孩子放这里吧,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几人还是惦记着这婴儿,他们为和平里医院没有(婴儿用)呼吸机而遗憾。
 
    医生告知,“没有呼吸机,孩子就没有生的可能性”。
 
    他们甚至想立即凑钱买台呼吸机,本以为两三万元就够,可后来听说,一台呼吸机要20多万。
 
    “菜刀老王”回忆,当晚6点整,婴儿被急救车从海淀医院转运至和平里医院。
 
    在此之前,盼着闪红灯的120,焦急的几个人经历了漫长的等待。
 
    转院是因为,民警告知“菜刀老王”等几人,弃婴必须被送到政府指定的救助医院——和平里医院。
 
    最开始,婴儿是被送到海淀医院,接受紧急治疗。那时约为下午3点30分。
 
    无望之治
 
    “菜刀老王”回忆,到(海淀)医院时,婴儿的身体已经呈紫色,“医院的医护人员得知是弃婴,并没收取任何费用,什么好药都招呼。”
 
    海淀医院儿科主治医生张玉(化名)参与了整个抢救。她回忆,被送到医院时,婴儿状况极差,身体冻得几乎僵直,心跳频率只是正常新生儿的一半。偶尔发出的微弱声音听起来是哭声,但其实是他的呻吟。
 
    婴儿被插上了手动呼吸器,一名医生不断搓着孩子的上肢,网友“摄影菜鸟”则帮着搓下肢,“为了给孩子取暖,希望能帮他提升体温。”张玉解释。
 
    “搓得很认真,但孩子身体还是凉的。”“摄影菜鸟”走出病房后,告诉身边的朋友。
 
    “来得太晚了。”昨天,张玉还在不断感叹,根据她的从医经验,孩子送到医院时,救活的希望就已经十分渺茫。“孩子冻坏了。”

张玉向“菜刀老王”和“摄影菜鸟”等人建议,迅速将孩子转到儿童医院。“那里是北京婴儿救治条件最好的医院,或许送到那儿,还有一丝希望。”

“菜刀老王”和朋友们同意了医生的建议,并立即联系救护车。“但联系了120、999,均被告知没车,要等。”“菜刀老王”描述。

大家一遍遍催促,每次都得到相同的答案。直到一个半小时后,一名医生再次拨打急救电话,“医生也急了,言辞激烈,10分钟后急救车到达海淀医院。”

“菜刀老王”看表,5点。

“菜刀老王”回忆,就在婴儿上救护车前的一刻,处警的民警表示,不能送到儿童医院,而要送到政府指定接收救治弃婴的(和平里)医院。

救护车上,随行的医生不停用手捏呼吸器帮助孩子呼吸,婴儿几乎无法自主呼吸。

雪后之弃

医生张玉无法想象,一个刚出生的、赤裸的婴儿,在室外,在三轮车的铁皮板上,挨了至少40分钟,是怎样的折磨。

3月20日那天凌晨,北京下了雪。当天的气温是-3℃至8℃,是近几天来最冷的一天。

直到昨天记者回访事发现场时,附近的草坪上还有未化的积雪。

事发现场在海淀区北四环西路辅路鼎好大厦东侧楼下。

大厦推销员李立看到了事发一幕。他说,事发后,他特意用手试过,按在三轮车铁皮上,几十秒,手就冰凉。

“是个男孩,全身赤裸,躺在一辆铁皮三轮车的车板上,手脚发紫。”李立回忆,发现弃婴时,车厢上还盖着废纸壳,“要不是孩子发出哭声,更难发现。”

附近一位货车司机也听到,孩子发出嘤嘤的哭声。

李立记得,更多的人围住了三轮车,人们抖着肩,踱着脚,“不知道孩子为什么被放在了车里,该怎么办,议论中夹杂着对男婴父母的责骂。”

鼎好大厦保安队长李太星也在现场,他还认出,婴儿所在的三轮车,是个老人的。老人长期在大厦内收废品,三轮车经常停在路边。

李太星说,收废品的老人后来告诉他,婴儿是一名年纪在20岁上下的女子产下的。

“女子半躺在三轮车车斗里,脸色很难看,几次让她走她都不走,随后,女孩蹲在车厢内,开始生产。”老人这样向李太星描述。

在附近上班的网友“摄影菜鸟”和女同事也发现了弃婴,女同事用羽绒服包裹着孩子。下午3点15分许,“菜刀老王”闻讯赶到现场,他回忆,此时距男婴被弃已过去40多分钟。

昨日,海淀警方称,3月20日下午2点10分左右,海淀警方接报警称,在北四环中关村一桥附近发现一弃婴。接到报警后,民警迅速出警,同时通知999急救中心医生到现场。

民警到场后发现,弃婴为一名刚出生男婴,正被一名好心女士用衣服包裹。与此同时,999急救车到现场。民警遂与这位女士乘坐999急救车,将婴儿送至海淀医院治疗。

2013年3月20日,是这个男婴的生日,也是他的祭日。

■ 律师说法

弃婴生母涉嫌遗弃罪

“不管孩子妈妈是已婚还是未婚,是已成年或是未成年,都将构成遗弃罪。”北京市君泰律师事务所律师郭昭利认为,我国刑法第261条规定,遗弃罪是指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行为。“当事人作为孩子的亲人,对孩子具有抚养义务,但将孩子遗弃在三轮车上,不管孩子是否患病……最终导致孩子死亡,情节严重,显然构成遗弃罪”。

郭律师介绍,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根据具体遗弃情况,可能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石明磊 申志民

■ 国外做法

美国

在美国许多地方,弃婴被认为是严重犯罪。近20多年来,美国各州陆续通过一系列“安全港法案”,使得“依法安全地抛弃婴孩”成为可能。1999年,得克萨斯州颁布“婴孩摩西法”,允许放弃或拒绝抚养婴孩的父母将初生婴儿依法弃置在警察部门、医院、消防部门等地,此举是确保弃婴生命安全。2008年,美国50个州都有某种形式的“安全港法案”。

欧洲

欧洲许多国家都设有一种叫做“弃婴保护舱”的装置。这种保护舱通常设置在医院或社会服务中心,一般是保温箱,里面有柔软的床垫。床垫上装有感应器,一旦有婴孩被放入,保护舱就会自动通知负责管理的人士,前来取走及照顾被遗弃的婴孩。在德国,弃婴的家长可以在8周内反悔并取回自己的孩子,并且不需要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