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长垣八景|知道这些才不被怀疑是假长垣人

时间:2017-02-18 14:59 | 来源:长垣网李庆中 | 点击:

核心提示: 由长垣县政协文史委组织创作的《古代长垣八景》经过近两年时间考证、构思、绘制,日前终于问世。这是继表现明代长垣县城《古蒲梦华》巨幅画卷之后,再现长垣历史风貌的又一文化工程。《古代长垣八景》画卷将展览于中国烹饪文化博物馆,宋广民主编的同题诗画

 由长垣县政协文史委组织创作的《古代长垣八景》经过近两年时间考证、构思、绘制,日前终于问世。这是继表现明代长垣县城《古蒲梦华》巨幅画卷之后,再现长垣历史风貌的又一文化工程。《古代长垣八景》画卷将展览于中国烹饪文化博物馆,宋广民主编的同题诗画集也将于近日面世。

关于古代长垣八景

长垣“四致八景歌”曰:“四致八景,出在蒲城。北杏坛,南蘧公,子路坟,府君厅。毛家潭有个秋月明,铜钟、石鼓按时响,双头石鱼水上行,尊经阁,琉璃井,北门里头玉芽生,玄帝庙上灵芝草,白衣阁上金小虫,圣人琴,自己鸣,关夫子勒马听琴声,金马驹,卫王城,桧楷二树最有名,我说这话并不假,你没看,竹林寺有影无踪。”

这首歌在长垣民间已流传几百年,它承载着长垣厚重的历史,包含着长垣人民对家乡历史上曾经的辉煌所萌生的自豪情感,更折射着人们对理想世界和美好人生的向往。

按照歌中所唱,其内容包括位于今县城北、南、东、西的杏坛圣庙、蘧公祠、子路墓、府君厅四处主景,以及分布于城内城外的毛家潭、铜钟、石鼓、双头石鱼、尊经阁、琉璃井等等,共计十八处景观。其中杏坛圣庙、蘧公祠、子路墓、府君厅、竹林寺等属据史可考的真实存在,属于长垣历史中不可或缺的物质和文化经典,而金马驹、关夫子勒马听琴等则带有明显的神话传说色彩。并且,长垣大地上确实存在并清晰记录于史书的青岗寺(青岗夕照)、淘北河(淘北渔歌)、烂柯台(烂柯遗梦)等著名景观却不在歌中。因此,“四致八景歌”带有明显的民歌成分,虽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历史存在,但不能完全涵盖和等同于史实。

本照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我们以“四致八景歌”为主要内容,以明清《长垣志》等史书记载为主要依据,以现存地面实物为重要佐证,选定“杏坛琴韵”、“蘧祠书声”、“仲墓晚霭”、“烂柯遗梦”、“毛潭秋月”、“淘北渔歌”、“青岗夕照”、“竹林烟雨”为长垣古代八景。在考史据实的基础上,精心构设,力争最真实地绘制出了反映长垣重要历史风貌的“长垣古代八景”图,以补史册缺有,并供今人观赏神游。

杏坛琴韵

古蒲杏坛即县北十里学堂岗圣庙。

《名胜志》载:“昔孔子聘列国,与弟子弦诵于此,故曰学堂岗。”

《长垣志》载:“孔子弦诵于此。有庙,建自前代,元季遭兵火无存。明天顺三年,知县刘宏重建,自为记。前为棂星门,中为大成殿,后有杏坛,左右二亭,曰‘问志’、‘咏归’,后堂曰‘深造’。弘治四年,知县杜启重修。殿内旧设孔子弦诵像,以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谓四贤于此言志也。杜以子畏于匡,颜渊后至蒲,子贡执辔,增颜渊、子贡二像,于深造堂左右,增‘成德’、‘达才’二斋。正德八年,知县卢熙增修,有记。改二亭曰‘春风’、‘化雨’。万历二十四年,知县钟崇武重修,邑人都御史李化龙记。”“庙貌宽广,形势巍峨,碑碣林立。大成殿前二碑光壁如鉴,古柏参天,大可数围。”岗顶四周,遍种杏树,初春花放,香飘数里,引天下士子儒生迤逦来观,思古朝圣。

明《长垣志》又载:“工匠陈海、崔旺等夜闻琴瑟之声,清越盈耳,众惊起,异之。”并载:“常闻夫子琴声,故庙东南隅有关夫子勒马听琴处,足证当时灵胜。”

可见学堂岗确属当年孔夫子周游列国途中驻足之地。古往今来,人们对大圣先师孔夫子于此弹琴讲道之事深信不疑,“杏坛琴韵”至今仍在长垣大地清越回响。

今学堂岗古杏坛仍遗存大殿、碑亭各一座,孔子与“四子”言志雕塑一组,崔景荣、李化龙等朝廷重臣名士撰文碑石数通,为“长垣古代八景”现今保存最完整者,实属珍贵之中华文化遗产。

蘧祠书声

明《长垣志》载:“伯玉祠旧为子路祠,正德年间知县张治道建,有记。嘉靖二十六年知县白大用并祀蘧伯玉,题曰二贤祠。嘉靖三十五年,知县钟崇武改祀子路于北,而此独祠伯玉。前曰君子堂,后曰及圣堂、知非轩、寡过轩。万历二十四年,知县袁和增修,制更伟丽,群弟子肄业其中。”

清同治长垣知事苏费瀛《重修寡过书院增添试院记》曰:“城内之东南有书院焉,名寡过书院,因肇基于蘧子祠而名之也。”

民国《长垣志》载:“先贤蘧子祠在城内东南隅,民国二十九年拆废。”

据史可见:“蘧祠书声”景观在老县城内东南角坑塘北岸,原为祭祀子路的“子路祠”,明代嘉靖三十五年将“子路祠”迁至老县城北街西侧,将此处专祀蘧伯玉,更名为“先贤蘧子祠”,至清末民初,将“先贤蘧子祠”改为“寡过书院”,招县内童子于书院习文读经,由此蘧祠变成了一所旧式学府,一直到民国二十九年即1940年,作为书院的蘧祠建筑才被拆除毁没。

仲墓晚霭

长垣子路墓在今县城东落阵屯村。

明嘉靖《长垣志》载:子路墓“在城东北三里,墓前有祠。正统间重修,济南杜仁杰记。天顺间知县刘弘增修。弘治十八年,知县白思诚悉撤其旧新之。”

明万历《长垣志》载:子路墓“在东关外,有祠,正堂两厢俨然森列。嘉靖三十五年,知县钟崇武置祭田六亩。隆庆六年,知县胡宥重修,置祭田五十亩。万历三十年,知县张文炫重修。”

清康熙《长垣志》载:“康熙十八年,知县宗琮、教谕刘汉裔修建大堂、前堂、大门、墙垣、塑像,焕然一新,有碑记。”

清嘉庆《长垣志》载:“乾隆十九年,知县屠祖赉,邑人贡生杨钟恒重修。二十七年,知县吴刚重修。”并载:“子路治蒲,蒲人多思之,死难后葬蒲。”

据史可知:长垣子路墓千百年里经过多次修建,规模宏大,气象俨然。每至傍晚时分,青烟云气蒸腾缭绕于殿宇墓冢之上,盘桓于苍柏青松之间,一幅神秘灵异之态势,一派圣伟庄肃之境况。由此,“仲墓晚霭”千百年里被长垣人民赞为胜景。

灿柯遗梦

古蒲烂柯台旧址在今县城西耿村。

台下建有崔府君庙,俗称府君厅,纪念唐开元年间治水有功之中卫令崔瑗。《长垣志》载:“嘉靖三十五年,知县钟崇武于台之南建团亭,设石棋盘,又南起凭虚阁,修前门,宛然仙境。”《一统志》载:“樵者王质入山伐木,见二童子对弈,坐观,斧柯烂。”

1988年,配合新城扩建,新乡市文物考古队在耿村北侧一带进行了地下勘探,挖掘出十几座汉代墓葬,更发现了规模宏大的人工夯土层。考古队贺慧禄队长对编者说:深厚的夯土层应属城墙墙基,有可能耿村一地曾建过城池。并从众多汉代墓葬推断:古人墓葬多置于岗丘,深厚的夯土层至少说明位于耿村的岗丘之上曾有大型建筑。那么,史书中记载的府君厅和烂柯台应属当年实景。

青岗夕照

青岗在县城西北二十里樊相镇青岗村,为已有四千五百年历史的龙山文化古遗址。

据《长垣志》载:“青岗岗顶宋靖国元年建有龙泉寺,宣和三年重修,岗下有白莲池、英王墓。”登岗“俯望无际,古意苍茫”,向为蒲城内外雅士达人观霞赏晚之佳处。千百年来,“青岗夕照”被人们赞为古蒲胜景。

现今青岗依然高丘屹立,之上建有初级中学一处,古碑数通,残砖断石随处可见,青草杂树秋枯春荣,仍不失县境之内一处寻胜怀古之地。

毛潭秋月

《长垣志》载:“毛潭,黄河泛滥而成,以其上居民有毛姓者,故名。”又载:“毛潭在县东南十五里,水深满,四时不竭。相传中有神物,天旱往往于此致祷;亦多鱼鲜蒲荷,故人称‘毛潭秋月’,为邑一景。”“四致八景歌”中的“毛家潭有个秋月明”即指此。并载:“万历丙戌大旱后,毛潭浅枯不复衍沃。岂地脉固亦有盈虚欤!”

可见曾清照长垣故人的毛潭于明代万历年间已逐渐枯没。而“毛潭秋月”,却永远嵌刻于长垣人心田,至今净澈澄明,华光如洗。

竹林烟雨

古蒲竹林寺在今县城东三十五里的苗寨镇柳冢村一带。柳冢村一带在金、元之际为长垣县城所在地。

长垣之名始于秦设长垣县。作为县治之所的县城,两千多年中多次变迁,但其中有四个地方准确而明晰,即从战国(魏)至隋初历时八百余年的今满村镇陈墙村;隋至金初历时六百零八年的今南蒲街道司坡村;金、元两代一百六十五年的今苗寨镇柳冢村;明代以来六百年的当今县城。

明《长垣志》载:位于柳冢的长垣县城,“元至正八年建有崇录寺、元帝庙、城隍庙、古塔。”可见当时长垣县城规模宏大辉煌。并载:“竹林寺烟雨,为邑胜景,今犹多苍树竹林断石,古意森然。”“每烟云四起,林木苍茫,鸟声喧杂,令人兴吊古之思焉。”

明代初年黄河由向东流入黄海改为向北流入渤海,位于苗寨镇柳冢村一带的长垣县城被改道向北流的黄河淹没,县城被迫迁至现今所在地。竹林寺等建筑也随黄河的不断泛滥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百多年里笼罩竹林寺的烟雨嘎然停歇。

昔日城池胜迹,现今仅余黄沙村墟。从此,“竹林烟雨”胜景仅成长垣后人梦境。

淘北渔歌

《长垣志》载:“淘北河在县境南三十里,东流至纸坊集(今属东明)入黄河。咸丰五年六月,黄河决口于北岸铜瓦厢,由盘岗里入县境,将淘北河冲断。咸丰八年及同治二年,黄河两次西移,将淘北河冲没。”昔日淘北河为县域内黄河主要支河,曲流数十里,绿水舔岸,柳荫蒲丰,群鱼跃波,轻舟穿行,一派“北国江南”景象。自明及清,县民及李化龙等众多达人儒士每每于此举桨击流,以“淘北渔歌”入诗。今虽河迹难寻,终是渔歌未灭,正可以诗隔世对唱。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