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有一节课 不能耽误孩子们

时间:2017-04-22 18:32 | 来源:央广网 | 点击:

核心提示:我还有一节课 不能耽误孩子们

老马躺在病房里,生活需要有亲人在一旁照料 如果身体不适能及时就医,而不是倔着上完最后一节课,60岁的农村教师马丙涛或许能躲过一劫,再过几个月也能安稳地退休享清福。 然而,马丙涛选择了上完最后一节课、站好最后一班岗,最终病倒在回家路上。坚守乡村讲台36年的马丙涛最终被确诊为急性脑干梗死,医药费花了30多万元,后续治疗费用却没了着落。 【病倒】 坚持上完最后一节课 60岁乡村教师倒在回家路上 “马老师趴在桌子上,心情不好。”回忆起2016年9月28日下午第三节课的情景,开封市杞县板木乡马庄小学五年级学生张明(化名)说,平日里思路清晰的马老师身体发颤、吐字不清。 这是该班班主任、60岁乡村教师马丙涛给孩子们上的最后一堂课,而在课前休息时,同事赵则萍就已经发现老马精神不振,还劝他回家休息或去医院看看,老马只挥了挥手:“就是头晕、头涨,我还有一堂课,不能因为这耽误孩子们上课,要对得起国家发给我的这份工资。” 学生们不知道,在这短短的五十分钟里,马老师忍受着怎样的痛苦。直到下课放学后,该校会计孔令威骑着电动车带着外孙女在校门外遇到他时,他已脸色苍白,两条腿几乎不能迈步了,“他眼都睁不开了,整个人蔫了,摸摸索索前行。” 老马执意让老孔先走,自己踉踉跄跄走出百米,终于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老马的儿子马飞接到信儿后,赶紧把老人送往杞县人民医院。医生检查后,发现这是严重的脑梗死,并建议马飞赶紧带老人转院至开封市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医生还一个劲儿怪我,老人这么严重的病情,怎么送来这么晚,已经错过了最佳溶栓时间。” 【感慨】 农村任教一辈子 没耽误过孩子一节课 马飞说,2016年10月,开封市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确诊老马患急性脑干梗死,要求其住院治疗。据医生介绍,脑干是人体的“司令部”,掌管人体的呼吸系统和各个神经中枢。“如果抢救过来最好的状态也就是一个植物人。如果能早到医院一个小时,哪怕是五十分钟,病情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糟糕。” “老马在农村学校干了一辈子了,从来没有因私事耽误孩子们一节课,有啥事儿都自己扛着。”同事孔令威常听马丙涛说,他带的班级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父母长期在外打工,一般都是爷爷奶奶在家照顾孩子们的衣食住行,既然家长相信学校,把孩子送来,作为他们的老师,不敢怠慢。 “俺爹一辈子淡泊名利,人也低调,老实、耿直,上世纪八十年代,曾与偷窃学校课桌、凳子的歹徒搏斗,满头流血,包扎后继续给孩子们上课;上世纪九十年代,他还曾经在数九寒天跳进冰窟窿里救落水孩子。” 马丙涛女儿马蜜边抹眼泪边告诉河南商报记者,父亲从1980年高中毕业后就担任民办教师,一直在板木乡各个村庄的小学任教,后来又在河南大学中文系深造,转正为公办老师,当过学校主任,还做过学校校长,年龄大了后就不再担任校长一职。 【求助】 医药费花了30多万 后续治疗费无着落 可如今,躺在淮河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的老马气管被切开、语言功能丧失、大小便失禁、全身运动神经死亡,翻身动弹全靠家人护理,一日三餐全靠鼻饲管注射,以此来维持生命。 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马丙涛瘦成一把骨头,孔令威感慨,老马太拼、太倔。而对于马飞来说,父亲在重症监护室躺了两个多月,像是个植物人,每天花费五六千元,医疗费已花了30多万元,亲戚朋友和马老师的学生们都已经伸出了援助之手,马飞和妹妹马蜜四处借债,但后续治疗的巨额费用仍无着落。 如果您愿意帮助这位“老黄牛”似的农村教师,请与老人儿子马飞联系,其电话/微信号为18237897324。首席记者 高瞻展 文/图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