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拿卡要:天津蓟州一村主任“雁过拔毛”套路深

时间:2018-02-10 10:05 | 来源:未知 | 点击:

核心提示:听说过吗?吃拿卡要也是个技术活儿。 前不久,记者在天津蓟州采访时算是开了眼界。 说的是蓟州区渔阳镇张庄村的村主任滥用职权大肆敛财的事情。 我们村主任,叫金明,也真够精明的,瞅个空子,笑嘻嘻地就能剥你一层皮。一村民告诉记者。 你四处打听打听,大

   听说过吗?吃拿卡要也是个技术活儿。
      前不久,记者在天津蓟州采访时算是开了眼界。
      说的是蓟州区渔阳镇张庄村的村主任滥用职权大肆敛财的事情。
      “我们村主任,叫金明,也真够精明的,瞅个空子,笑嘻嘻地就能剥你一层皮。”一村民告诉记者。
      “你四处打听打听,大凡张庄村的人,或是在张庄村做生意的,有哪个没让金主任刮过油的?就拿村民翻盖房子一事来说,你想顺顺当当把房子翻盖了,必须得过金主任这关,多则1万,少则2千,说是帮你打点上面的关系;如果你拧着来,等着吧,金主任很快就把执法队的人请来,叫你啥也做不成。我们金主任是个‘能人’,上下关系都打得通,如果不小心得罪了他,保准你没好果子吃。”这位村民如是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张庄村位居蓟州辖区之内,属典型的城中村,因天时地利原因,近些年第三产业和个体私营经济基础得以迅速发展。也正因为此,村主任一职,成为许多心中的香饽饽。据村民反映,2010年,头脑灵活的金明,就是通过贿选的方式,当选村主任的。
      据一位在张庄村做钢材生意的外地人讲,大凡在张庄村做生意的,金明平素一向与他们朋友关系往来,常常以帮助办事或其它理由,向他们索要财或者物。“大概是在2013年,金明主动找到我,说这儿要占地拆迁了,可以帮我找找关系,到时多补偿一点。当时,他向我要走8000元。后来,我打听到,我们这一片做生意的,几乎一家不剩,都被金明索要过。”


  


      小官巨贪 村民联名举报
      其实,早在2015年,张庄村老百姓就曾向上级部门联名举报过村主任金明,利用职务便利贪污、敛财等恶行,却一直没有得到相应的处理结果。
      举报中称:“2013年,县水利局对村北购物街河道进行改造,途经张庄地界,占地约3亩多,开沟下管,金明依仗职权将这项造价100多万元的工程拿下来,未给村里上缴一分钱土地补偿款,完工后连地面地砖都没有恢复,补偿款都进了他个人的腰包。”
      “2012年,村委会建二楼,未实行公开招标,金明私定包工队,完工后按每米2100元结算,430平米小楼共支付94万工程款,当时市场价是每平米1400元,多开支33.8万元。”
      “2012年村里市场建设彩钢房12间约400平米,村里未公开招标,金明私自作主交由烟溜乡八里庄村周永连承建,期间,他向村民代表通报说每平米700元,可完工结算工程款(含补打100平米水泥路面)高达68万元之多。       经业内人士估算,彩钢房最高不超过每平米500元,水泥路面最高不超过每平米150元。也就是说,村委会至少多开支35万元。事后,有人反映说,金明向周某‘借’了5万元,当周某家人有病向金明讨要时,金明拒绝还款,并说这钱以后不要再要了。”
      “兴华购物街南侧,本村村民边国山的后院有集体土地约0.4亩(未征),当看到购物街开发的巨大价值后,金明让边国山以个人名义以2万元的价格,从村委会拿到永久性使用权,交给开发商建了三层商贸楼,四个门市,金明和边国山各自得一套,开发商出资得二套。”
      前不久,记者专程来到张庄村购物街进行暗访,在知情人的带领下,亲眼目睹了金明的那套没花一分钱,空手套来的门市小楼。小楼已经出租出去,门脸上标识醒目,名为“嘉沁烟酒商行”。经承租者确认,该门市小楼虽户主为其他人,但真正的主人确实为金明。


  


      被索走8万,还差点儿
      张庄村有个叫边振华的村民,只要说起村主任金明,就气不打一处来。
      “2009年1月,我与村委会订立了场地租赁合同,场地约11亩,租期10年。合同约定,租赁期内,我可以部分转租。如遇国家或集体征占时,合同自动解除,地上附着物的补偿款及拆迁费,我与村委会各得50%。同年4月,我与本镇段会芬订立土地转租协议,将我与村委会订立的土地租赁合同项下的部分转租给了段会芬,协议规定,遇有租赁土地被征占,所获补偿各得50%。2011年12月,段会芬又将其名下的一部分土地再次转租给她同村的刘迎春。谁也没有料到,2013年,我与村委会订立的土地租赁合同同项下的土地被征收,应获得补偿款1358119元(包括我应得的679059元)全部被刘迎春一人领取据为己有。”
      “征地补偿数额确定后,由于涉及两次转租的三家当事人,当时与村委会及拆迁办说定,不协商好补偿分配方案,该笔拆迁补偿款暂不发放,并由负责发放的承办人在补偿款存单上注明‘不放’二字。”
      “可是,在当事人协商期间,村主任金明未经我同意,在拆迁补偿价格清单上予以签字确认,这为后来刘迎春个人领取全额补偿款,打开了方便之门。接着,金明、刘迎春串通镇拆迁办相关人员,把拆迁补偿款的存单号码、数额的相关信息透露给刘迎春,给刘迎春领取补偿款打开第二道方便之门。后来,刘迎春在没有拿到补偿款存单的情况下,凭借相关人员提供的存款信息,顺利以存单挂失的方式,变相领走全部征地补偿款。”
      据了解,万般无奈之下,边振华求助于法律。2015年7月29日,天津市蓟县人民法院依法作出民事判决:段会芬给付边振华地上附着物补偿款679059元。2016年3月21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法律是公正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虽说赢了官司,至今,边振华却一分钱也要不到手,欲哭无泪。
      “如果当初金明不滥用职权,就不会有这样事情。更何况, 2013年占地前,金明还向我索要过8.5万元,说是帮助打点关系,到如今,8.5万元打了水漂不说,补偿款也不知牛年马月才能有着落。村主任金明把我坑死了。”
      都说“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基层腐败不可小觑。对于此,记者将继续予以关注。(
    吃拿卡要:天津蓟州一村主任“雁过拔毛”套路深-社会万象-创世老兵文化网-创世军事新闻网-致力于打造全方位的老兵文化信息平台  http://www.cctv-js.com/index.php?r=default/column/content&col=100045&id=4703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