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兰溪岩下村村官谋私百姓利益受损谁之过?

时间:2016-07-11 20:33 | 来源:未知 | 点击:

核心提示:近日,编辑部不断接到浙江省兰溪市梅江镇岩下村村民的举报,举报一村支书为首的村干部谋私侵占集体和村民利益。2016年7月2日,记者来到浙江兰溪市梅江岩下村进行实地采访。 村民来信 兰溪市梅江镇岩下村村支部书记周金良利用职务之便,贪污、挪用、侵占集体

 近日,编辑部不断接到浙江省兰溪市梅江镇岩下村村民的举报,举报一村支书为首的村干部谋私侵占集体和村民利益。2016年7月2日,记者来到浙江兰溪市梅江岩下村进行实地采访。

村民来信

兰溪市梅江镇岩下村村支部书记周金良利用职务之便,贪污、挪用、侵占集体和村民的财产如下:

1、2008年园地改造项目中,实际面积200亩,周金良上报面积为400亩,多出实际面积一倍。园地改造项目国家补贴每亩4000元,合计补贴为160万元,套取不应的补贴款80万元。项目中承诺占用村民土地青苗补偿款每亩300元,至今未兑现。此项工程纯属劳民伤财的工程,原有的桑园、果林被毁。原有的耕地如今荒芜杂草丛生,土地无法耕种,直接造成村民经济损失数百万元。

2、原地改造项目中,有一项工程预算费用为12万元。周金良采用暗箱操纵手法,私下承包给个人,结算费用为60万元,差额被周金良装入腰包。

3、岩下村在位于浦江县马宅村的集体山地,2006年树木被砍伐变卖,所卖款项至今不知去向。

4、2007年村里大塘水利维修项目中,所属权应当归第三组所有,但是周金良以私人名誉,指定个人承包某得私利。

5、2005年建村村通公路时,村民自助捐款,其中一部分用来建功德碑。功德碑未建,钱被周金良贪墨。

6、杨公自然村一处良田属于第三组所有,周金良私下卖给周红巾建房,所得款项1.2万元。政府每年拨给岩下村封山育林费3万元也不知去向。2011年新农村改造时,政府补助每平米75元,村民每户得到只有50元每平米。

7、杨公自然村自留山松树拍卖时,周金良未经公开投标,私下操作所得款项12万元,不知去向。

8、村集体所有的电脑。电视机等财物,周金良全都搬到自己家中,窃为自己所用。村民反映到镇里,镇里回复说书记只是帮村里临时性保管。据村支书周金良说村里还欠他15万元,相当于每个村民欠周金良1000多元钱。村民们不禁要问村里虽穷不至于负债。这真是穷了百姓富了村书记,这就是一个共产党员“学党章以身作则,履行一个神圣职责”的结果。

9、甘坞自然村在叶村的20多亩,周金良未经村民同意,擅自决定转让给喜燕香榧基地,所得款项至今村民未得,被周金良占为己有。

10、周金良现有人4口人,在拥有多处房屋的情况下,有新建居住房150多平米。严重超出国家规定,违反新农村改造和一户一宅的政策。更有为自己行路顺畅,引用公共资源为自己修建直通道路到居住房下,堪称专用道。

11、周金良在任村主任和书记前,外欠别人款达10多万元,在任职后大权独揽,不仅还清外欠,还有存款数百万元,挖掘机3台、轿车一辆,这些财产来源不明。村民多次反映到上级,被镇领导以各种借口庇护周金良,欺上瞒下并未经实际调查,盲目下结论,避重就轻,为周金良开脱罪责,敷衍了事。镇纪委书记戴献伟公开说:“金华党报刊登的内容不一定真实,没必要查处”。

12、在村委会选举中,周金良为了夺得村主任一职,掩盖贪污、侵占集体利益不被败露。采用压迫威胁手段,对一些低保户和需建房的户施加压力,不选我别想办事。更为可耻的事,买通选举人和代笔人为自己拉票。利用不正当的手段和无耻的行为下获得了想得的职位,村民无可奈何。

周金良在任这些年每年都向市、镇领导送礼行贿,雇村民帮他宰杀送礼的羊、狗等牲畜,多次要村民帮他拉各种礼品送到领导家(有村民证人),村民都知周金良报复心强,大部分村民都不敢吭声。

综上所述,周金良利用职务之便大肆谋取村集体村民利益,从一贫如洗到百万富翁只是担任村主任何书记之后“发家致富”,短短几年时间村集体村民利益被周金良搜刮一空。利用强制手段压迫村民,只是村民敢怒不敢言。如今书记村长一把抓,采用恐吓手法治理村庄,村民的日子更加难过。从周金良上任村集体的财务从未公开过,村民们的知情权和参与权都被周金良剥夺。属于村民的利益和集体利益都被周金良侵吞了。村民的利益得不到保障,因此我们村民代表联名举报周金良小村官大贪污!望上级领导和媒体关注我们村民的诉求。

村民举报却遭官官相护 周金良一直逍遥快乐

村民们的不断上访举报,当时在任的地委书记徐家爱的关注下,镇政府也成立过调查组,也承认举报材料部分属实,但是镇政府至今未拿出任何处理意见。村民提出要求村财务审计公开,镇长应荣军也一口承诺执行,至今也毫无结果。

2014年1月23日,金华党报新闻调查曾刊登园地改造六年,种油茶三年,没有产出一分钱收益。兰溪岩下村民的困惑—山村致富路缘何如此难走的文章,文章中已经隐形警示村干部有经济问题,但是镇纪委书记戴献伟说:“金华党报刊登的内容不一定真实,没必要查处。” 未经调查研究妄下结论,这就是一个典型包庇,凭自己的好恶判断并给一定的定义有悖一个纪检干部的职责,丧失了一个党员干部的道德准则,一个与腐败分子同流合污的人,他毕竟是一个腐败分子的代表。百姓无小事,一个腐败的共产党员不足为患,可怕的是连锁的利益链条锁住一群腐败党员干部,官官相护利益共享,百姓的利益谁来保障。

村官腐败村民心中永远的痛

凡是熟悉中国农村情况的人都清楚,村官可谓是中国最没级别的“官”。虽说村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官”,但却掌握着最底层百姓的利益,什么鸡毛蒜皮的大事小事,事事离不了村官的参与。难怪老百姓常说“村官不算官,硬扛半边天。”现如今,你千万别把“村干部”不当官,一些“村官”的含金量却不低。随着社会经济改革发展和中央政策的引导,许多农村村级集体经济逐步壮大,一些村委主任、村支书“身家和派头”比不少上级领导有派。

如今,在中国的村官中,确实有一种怪现象,官不大,本事到不小。我们知道作为村主任理应是全体村民的致富带头人。作为一村之主任自己拥有数千万资产,他如此多的财富是怎么得来的?靠疯狂盗采集体的砂石,靠谋取村集体和村民利益,靠截取国家的资金扶贫资金,靠黑吃黑的非法经营敛财。也就是说,周金良的财富是依靠违法的畸形手段获得的。那么,请问,村民们是不是在他的带领下都富裕了?我看未必!非但没有造福村民,反而为害一方。

虽说村官周金良的贪腐不是个例,但其危害性不可小觑。从一定程度上说,这是我国社会基础中最具“离心力”的腐败,它阻碍的是村集体经济的发展,激化的是干群的关系,极易引发村民集体上访,甚至酿成群体性事件。如果对其采取“宽容”的态度,任其蔓延滋长,势必给新农村建设留下隐患。因此,要想杜绝村官胡作非为,就必须在村官的监管上,将其纳入“整饬吏治”的范畴。因为一个国家的兴衰,一个政府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基层官员的管理水平和行为规范。村官腐败最大程度成了村民心中的痛,关于周金良的如何处理媒体将以试目以待。

刘万里
浙江兰溪岩下村村官谋私百姓利益受损谁之过? - 社会与法 - 法制与社会  http://www.fzyshcn.com/shyf/2016-07-11/13801.html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