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书法家靳新国(笑琰)作品赏析

时间:2017-02-01 19:47 | 来源:中华文教网 | 点击:

核心提示:谈到笑琰(靳新国)先生的书法艺术,不能不谈他的甲骨文书法,笑琰为甲骨出土地——安阳人,他从初中开始就迷上了甲骨文的古朴、象形与情趣的线条美。

 

谈到笑琰(靳新国)先生的书法艺术,不能不谈他的甲骨文书法,笑琰为甲骨出土地——安阳人,他从初中开始就迷上了甲骨文的古朴、象形与情趣的线条美,他从研读《甲骨文简论》、《商甲骨文选》、《甲骨文精粹选读》、《甲骨文合集》、《甲骨文字释林》、《甲骨文字典》,到临习甲骨刻辞拓片,潜心研究了殷商人契刻技法,从摹刻中体会殷商人甲骨文的结体、笔势、章法,重点在以笔代刀、“刀笔味”上下功夫,实现以毛笔、软毫的丰富表现力及其笔法为主导,以甲骨文的刀笔味为基调,表达出甲骨文字之刚健猛利、错落有致、真率质朴、自然天成的效果,实现刀笔味与软毫韵味的自然和谐的统一。他以刘顺先生的甲骨文书法为师,不断深悟用毛笔写甲骨的心得,在用笔、线条上下功夫,追求以美为主的甲骨文风格,有时力求苍劲雄浑,有时纤细秀丽,有时厚实壮观,有时凝重威严,或工整匀称,或空灵古朴,各具特色;其用墨富于变化,坚挺而又写意,或清润朗健,或整肃峻峭,或婀娜多姿,或潇洒飘逸,浓、淡、干、湿、焦,尽情挥洒。他的甲骨文书法,结体多变,浑朴奇拙,拙中见巧、别开生面、古朴大雅、灵透精美、古为今用、别具风采、富有新意。

笑琰有着深厚的文学功力,又是有着近二十年的报刊主编经历,故他的甲骨文书法既表现了甲骨文的刀刻效果,又体现出方整、庄重、典雅的书卷味。深受国内外各界朋友喜爱,近几年,被国内多家企事业单位、个人和日本、韩国以及台湾、香港地区团体及个人收藏。其作品二十多年来在国内国际大赛中多次获奖并入选各类大展,同时他身兼数职,也是一位致力于文化产业的实干家和活动家。

现为:北京正念正心国学文化研究院常务院长、文化部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宗教文化委员会委员、中国甲骨文书法艺术研究会理事,中国科学院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寺庙文化促进会会长、全国名人书画艺术界联合会副秘书长,中国楹联学会会员、北京书协会员、北京市写作学会副秘书长、中华文教网总编、华夏寺庙文化网、315记者摄影家网总编、河南省作家协会作家、诗人、青岛农业大学客座教授、河南濮阳板桥书画院名誉院长、开封中国黄河文化促进会顾问等。

下面通过欣赏笑琰的一幅甲骨文书法,来感受他所达到的高度。

“好花放初日,归鸟带斜阳”(见下图),写得醇厚入浑、雍容大度、用笔灵动,线条十分典重高雅。笔者以为,作品有如下特点:

一、以形写神。此作品气势饱满,点画之间匀净利落,不紧密收敛,也不飘逸伸展,疏与密把握得很有分寸,符合人的视觉松紧感应。书法系平面造型艺术,改变点画结体之形态,即能营造出不同的书体作品来。每个人都在写字,但不见得所写文字都能成为书法,只有按照书体的规律与准则,将“形”寓于性情之中,以情写形,以形达神,才能谈得上书法。笑琰的甲骨文书法中,各字都有不同的相互呼应之姿,在处理左右部首或偏旁关系时,取巧挪让,变化微妙,采用欲占先避、以险安平、以动制静的手法。如“鸟”字,用不同形态的笔画,不露声色地刻画出一个活灵活现的“鸟”字,相当含蓄,显示了欲露故隐的哲理,亦是常言所云“不见形似,只见神采”的最好诠释。

二、以神入法。书法有法,尤其是甲骨文书法。若顾冲不顾形,易借神发挥,误入狂放粗野之旁门。因此,笑琰在作甲骨文书法时,突出了一个“法”字,将卜辞写得规范而又谨严,与远古贞人契刻的某种共性相吻合。如“带”字,卜辞所无,笑琰抓住“带”字“象系佩之形,佩必有巾”的特征,从古法中走出来,不照搬照抄,相合又相分,简明且又准确地书写了这个甲骨文字。此字下方从巾,中间部位则与古服带纹无异,形象极为生动。娴熟的文字技巧,赋予甲骨文书法以新的神采,可谓法中有神。

三、以法生意。前面说过笑琰的甲骨文书法以神入法,此外,又以法生意。这是高层次、高品位的作品所特有的一种大循环。书法艺术是形学,然而更是意学。形学讲究 “实”,旨在形式美,意学讲究“虚”,旨在意境美,两者的结合,组成了一种审美风格。有法无意或有意无法都会走入歧途。不难看出,笑琰很注重这一点,作品中洋溢着一种意趣,那就是拙厚与犷辣、奔放与含蓄、端庄与灵动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点画的方圆、轻重、疾涩血脉贯通,使其作品的字势、笔势、气势产生了不可言状的意趣。在每个字的具象中,他强调了意的表述力。例如‘花“字,其向背开合,上展下缩,以纵取势,左右停匀对称,以侧映斜,使之产生一种音律与节奏意趣。这件甲骨文书作雄气勃勃,润含春雨,饶有金石味。

四、注重笔法。其作品点画大多圆满含蓄,起笔以圆为主,然而收笔放而奇诡多姿。 “斜”、“归”等字,竖画提锋平收,呈尖圆状; “好”、“放”等字,收笔则稍带出锋;“花”、“鸟”等字的某些点画,至收笔时,锋突然刹住上提,呈现方笔收笔。而其点画的转折亦与一般不同,除少数(如 “阳”的口字部)系转而无折的圆转外,大多系换锋写,如“带”、“斜”等字最为明显,笔笔起止清晰,来去有迹,呈现出殷殷“刻”意。

鲁迅与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安阳师范学院教授、著名文艺评论家姬学友先生在为《笑琰书法集》序言中写道:

“首先,新国兄的书艺是有日积月累、潜移默化的字外功的。明代学者、书法家吴宽在其《匏翁家藏集》中说:“世之学书者,如未能诗,吾未见其能书也。”这句话似乎绝对了些,但具体到新国兄,却是非常贴切和到位的。正如新国兄的艺术简历所显示的,他是以一个诗人、作家和资深编辑的身份从事文化艺术活动的。迄今为止,他已经在《诗刊》等全国五十多家报刊上发表诗歌、小说、新闻2000余篇(首)。如此高产和高效的作品,没有一定的知识储备、人生阅历、文学修养和创作能力,要完成并最终刊行问世,的确是难以想象的。而这种知识背景、人生阅历、文学修养和创作能力,实际上构成了他的书法赖以植根的坚实基础和文化背景,保证了他的书法的文学性和抒情性。当书法脱离了最初的技法和技能阶段时,舒散怀抱,直写性情,就成为书法艺术的本质特征。可以说,新国兄的书法,无意炫技,绝少板滞,几乎每一幅作品,都洋溢着磊落洒脱、灵活飞动的形质和气息。毫无疑问,这与他的自由书写的诗人性情密切相关。

其次,新国兄的书艺是有清晰的笔墨底蕴和独特的自家面目,即字内功的。所谓的笔墨底蕴,是指书法的艺术师承和艺术功力。新国兄自中学起即开始研习书法,于二王、颜鲁公、米南宫多有涉猎,心领神会。同时,得益于家乡安阳的好古风尚,耳濡目染,心追手摹,新国兄又善于将古老的甲骨文字以丰富遒美的线条形诸笔端。这样,在新国兄笔下,具有米南宫笔意的行书和具有金文形质的甲骨文,就成了他的书法的主打书体。值得一提的是,新国兄的甲骨文书法,吸收了金文线条的柔韧和行书行笔的圆活,并将书写的流畅婉转和刀刻的疾涩瘦硬有机地融为一体,形成了刚柔并济、方圆兼备、动感强烈的艺术风格,称得上推陈出新。新国兄的行书,于米字的沉着痛快之外,往往会不经意地出现一种新的体势的变化,乍看起来,似有王铎行书跌宕摇曳的笔致在,亦有魏碑楷书端凝拙朴的线条在。这大概是因为新国兄广泛汲取、转益多师并融会贯通的缘故吧。比如以条幅形式书写的李月的《断砚》诗一首,以近乎中堂形式书写的自作诗节选《削苹果的女子》一首,就都具有这样的特质。

第三,新国兄的书写内容是有守正创新、与时俱进的时代感的。在有的书写者看来,书法的内容无关紧要,只要把字写好就可以了。于是,“上善若水”“厚德载物”之类的古老格言,“远上寒山石径斜”之类的唐诗宋词,连篇累牍地出现在书写者的笔下纸上,少有以外的内容和自己的创作。只此一端,即可见当代书写者甚至书家的艺术修养的匮乏。长此以往,书写者的个人面目将日益模糊,书法的艺术魅力将逐渐式微,书法艺术作为大众欣赏的具象表现形式将会越来越令人生厌。新国兄的诗人身份决定,他的书法作品所写的内容令人耳目一新。他当然不排斥书写经典的诗词佳句,因为这是守正;但他也十分注重书写具有自我面目的原创诗词文句,因为这是创新。新国兄书写的诗词文句,不仅有自己的创作,也有其贤内助李月的诗词,可见,这是一个对文艺抱有虔诚信仰的诗书氤氲的家庭。心诚则灵,这样的家庭气氛,这样的正念正心,于新国兄的书艺提高当不为无益吧。如此,新国兄的书法如同他的其它事业一样,一定会呈现出一种既古典又现代的生机,一种芝麻开花、蒸蒸日上的势头,假以时日,必有大成。

中国散文诗协会秘书长、《中国海洋报》编辑、著名诗人沉沙曾以藏头诗赞道:“笑谈艺海诗书画,琰兄挥毫是大家。甲乙丙丁点线面,骨气力到字字佳。文雅高古意境美,好字千金德无价。”

中国寺庙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书法家杨绍穆先生曾在笑琰甲骨文个人书法展时赋诗一首:安阳甲骨欲寻根,雨润书法不同伦。点画拙朴能膺古,抱残守缺布局新。兼师南宫二王法,读贴著述百家文。

笑琰的甲骨文书法气爽神迈、风骨超然、线条优美,将契笔神工藏入笔下,超凡脱俗。祝笑琰先生的书法越写越好!

(王红研)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