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河源:企业法定诉权被侵犯 背后谁在作祟

时间:2018-01-11 16:42 | 来源:未知 | 点击:

核心提示:位于东源 仙塘镇徐洞管理区 河源市报废车辆金属回收公司以下简称金属回收公司 是1992年3月31日经河源市政府批准成立的国有独资企业 , 法定代表人为张业辉, 是河源市物资总公司的子公司。其名下的13000平米国有土地是政府于2000年1月为执行《报废汽车回收管

 位于东源仙塘镇徐洞管理区河源市报废车辆金属回收公司“以下简称‘金属回收公司’”是1992年3月31日经河源市政府批准成立的国有独资企业法定代表人为张业辉,是河源市物资总公司的子公司。其名下的13000平米国有土地是政府于2000年1月为执行《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国务院307号令)调整的经营场所,该金属回收公司支付了全部土地款2000年4月,河源市政府为其颁发了规划与土地权属证,河源市国资委确认该土地属国有资产。

2002年2月20日,该金属回收公司原法定代表人兼经理潘福东福东勾结周新远新远以招商为由,欺骗总公司,虚构伪造深圳市嘉乐展贸易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和印章,签订了包藏祸心的虚假合同。其后2002年11月又以经营不善为由终止合同。2006年潘福东福东将其直接经营管理的现值约四千万元的国有产权以107.9万元的低价卖给了周新远新远。2009年潘福东、周新远动用55万元资金,涉嫌贿赂规划、国土、法院等相关系统工作人员,将国有产权变更登记在周新远新远的私人名下,期间该土地变卖款107.9万元不知去向,至今潘福东福东仍然拒绝说明理由。
2017年7月19日,金属回收公司向河源市国资委举报潘福东福东监守自盗侵吞国有资产且数额特别巨大的犯罪事实。该案经河源市国资委报河源市纪委后移送源城区检察院立案侦查。2017年7月19日,源城区检察院向金属回收公司的总公司——河源市物资总公司通报潘福东福东涉嫌犯罪情况。2017年11月16日,金属回收公司得知源城区法院受理潘福东福东犯罪案,次日,依据《刑诉法》第99条向云婷法官提交了附带民事诉状和证据。
2017年12月8日,金属回收公司到源城区检察院询问案件进展情况,赖云婷回答:案已判。金属回收公司对在未收到开庭通知的情况下法院就已判决一事感到问题严重,要求赖云婷说明理由,但遭拒绝。在金属回收公司强烈抗议下,该院游副院长对赖云婷的违法行为仅解决了向金属回收公司送达判决书的问题(有判决书证据)。
云婷笔下的判决书称,潘福东福东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00元。该判决充分证明赖云婷利用审判权掩盖潘福东、周新远勾结伪造国家证件和公司印章诈骗侵吞与贱卖国有资产数额特别巨大的犯罪事实,且避重就轻,将潘福东监守自盗徇私舞弊的欺诈贪污行为以受贿罪定案,其目的是阻止金属回收公司依法追回国有资产。同时,赖云婷法官无端剥夺金属回收公司法定诉权,程序重大违法、不审理附带民事诉讼、故意隐匿重要证据、黑白颠倒、漏罪漏人,违反《刑法》第382条规定,实属胆大包天恣意妄为,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涉嫌徇私枉法犯罪。
首先,原判查明称:2000年3月24日,时任市物资总公司业务科科长兼金属回收公司法定代表人、经理的被告人潘福东经市物资总公司同意,代表金属回收公司与深圳市嘉乐展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周新远新远签订股份合作经营合同……所有投入资金先由嘉乐展贸易公司垫付……
事实真相却是,潘福东与周新远新远于2000年2月20日伪造了深圳市嘉乐展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乐展公司)的营业执照。(有证据)
此外,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信息中心的复函证明:2000年2月20日的嘉乐展公司营业执照系伪造,套取的是深圳市奇乐多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号:27930805-2和执照号:深宝司字S00366。该公司1997年1月15日成立,2011年11月15日被吊销(有证据)。
潘福东、周新远利用伪造的公司执照、公司印章签订了2000年3月24日的《股份合作经营合同》和2000年4月19日《补充合同》将国有资产非法处置给周新远新远。2002年11月潘福东与周新远以经营不善终止合作合同(见两份合同、潘福东对终止合同结算的说明证据3)。
司法鉴定意见证明:2000年3月24日、4月19日签订合同的嘉乐展公司的印章与潘福东、周新远为掩盖犯罪,2013年6月28日成立同名的嘉乐展公司印章比对证明此前签订合同的印章系伪造(见鉴定意见证据4)。
另外司法鉴定还证明:2000年3月24日与4月19日签订合同的嘉乐展公司的印章也不同,潘福东是伪造印章的主谋(见鉴定意见证据5)。
涉案土地源于执行国务院令307号即《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政府协调会议专门调整(见会议纪要、批复证据6)。
金属回收公司与东源县武装部签订调整土地协议,并支付了全部土地款(见协议书、付款凭证证据7)。
2000年4月东源县政府为金属回收公司颁发了涉案土地规划证和土地权属证(见规划、土地证证据8)。
市国资委界定涉案土地属于国有资产(见国资委文件证据9)。
《刑法》第280条规定,伪造国家证件伪造公司印章构成犯罪。《刑法》第224条规定,以虚构单位签订合同构成合同诈骗罪。
该案审理法官赖云婷却称,所有投入资金先由嘉乐展公司垫付。该认定没有任何事实证据。相反,本案证据证明涉案土地款是金属回收公司支付。赖云婷还表示,总公司“同意”周新远新远补缴8万元和潘福东“同意”将13000平方米土地的权属变更到周新远新远名下……法律界专家表示,这是实施的诈骗犯罪行为!何况周新远新远没补缴8万元,即便补缴了8万元和同意处置国有资产,哪怕没有合同诈骗的前提,同样也是违法犯罪。
其次,原判查明称:2007年6月25日,在被告人潘福东福东的协助下,上述13000平方米土地的建设规划许可证先由金属回收公司转移登记在周新远新远名下,但土地使用权证则一直没有办理转移登记。为此,周新远新远于2009年将金属回收公司起诉到东源县人民法院,经东源县人民法院调解,金属回收公司同意将上述13000平方米土地权属变更到周新远新远名下,并随后在东源县国土局办理了土地权属变更登记,正式将上述13000平方米地块登记在周新远新远名下。
事实真相是,潘福东、周新远为骗取金属回收公司名下的规划证,将金属回收公司国企营业执照伪造为“私营”性质(见伪造国企营业执照对比证据10)。同时,潘福东、周新远合谋2006年3月20日签订《东源县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书》将时价347万元的涉案土地,以107.9万元低价卖给了周新远,卖款107.9万元涉嫌被潘福东贪污(见转让协议11)。2007年6月25日,东源县规划局违法将金属回收公司名下的规划证变更在周新远新远私人名下(见周新远新远名下用地规划证证据12)。2009年4月27日,潘福东、周新远借法院文书包装诈骗犯罪依据2000年4月19日签订的诈骗《补充合同》和非法取得的用地规划证,设计一出虚假诉讼案,东源县法院钟法官利用司法权,将合同诈骗和非法买卖国有资产的犯罪行为认定为合法(见法院调解书证据13)。2009年7月23日,东源县国土资源局人员利用法院调解书,未经法定的招拍挂程序,周新远分文未花,违法违规将金属回收公司名下的国有资产,转移登记在周新远新远私人名下(见周新远新远名下土地证证据14)
2014年8月5日,金属回收公司依法维权,起诉东源县城建规划局将其名下的规划许可证变为周新远新远违法。(2014)河东法行初字第8号案、河源市中院(2015)河中法行终字第24号案判决确认违法,撤销了该规划证(见一、二审判决书证据15)。
2015年12月8日金属回收公司依法维权,起诉潘福东福东将国有资产低价卖给周新远新远的《转让协议书》无效,2016年3月30日东源县法院(2015)河东法民一初字第394号判决确认违法无效(见判决书证据16)。
2016年7月17日东源县城建规划局将国有产权规划证恢复到金属回收公司名下(见新颁发规划证17)。
《刑法》第169条规定,徇私舞弊低价出售国有资产构成犯罪。《刑法》第266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构成诈骗罪。河源市政府文件(2005)39号规定:严禁场外交易,构成犯罪,移交司法机关处理。河源市纪委文件(2005)16号规定:重点严查国有产权场外交易行为,视为无效,构成犯罪,移送司机机关处理。河源市纪委文件(2006)1号规定:各级法院判决执行国有集体产权的,也要进入河源市产权交易服务中心进行挂牌拍卖。
有充分证据证明潘福东监守自盗的演变过程,最初伪造嘉乐展公司营业执照和印章签署诈骗合同,然后伪造本公司营业执照为私有贱卖其经营管理的国有资产,再然后将规划证变更在周新远名下,再到出具虚假诉讼的法院调解书,最后依据法院调解书将国有产权转移到周新远新远名下。潘福东本身无权变更规划证、土地权属证和出具法院调解书。潘福东的系列犯罪政府和司法部门一路绿灯,倒逼追责,潘福东还涉嫌行贿犯罪,周新远付潘福东55万元就是用于行贿的证据。
再次,原判查明称:2009年4月至8月间,为感谢被告人潘福东福东在合作经营报废车辆金属回收业务及办理上述13000平方米土地权属转移变更登记工作过程中的帮忙,周新远新远先后三次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共贿送了550000元人民币给被告人潘福东福东。
事实真相是,潘福东监守自盗与周新远勾结诈骗和贱卖国有资产后,总公司并不知情,但对潘福东、周新远之间存在某种利益有所察觉,2013年7月26日总公司决定免去了潘福东回收公司法定代表人、经理职务(见任免职文件证据18)。潘福东、周新远为了掩盖2000年2月20日伪造嘉乐展公司营业执照和公章实施的合同诈骗犯罪,于2013年6月28日成立同名“嘉乐展公司”,试图以真乱假。2013年12月23日周新远以同名的“嘉乐展公司”代“假嘉乐展公司”依据2000年签订的诈骗合同向法院起诉金属回收公司支付土地使用费88.75万元和利润56万元继续实施诈骗(见起诉状证据19)。2014年4月1日潘福东出庭作证配合周新远起诉(见潘福东福东证词证据20)。2017年1月17日金属回收公司和律师查核:嘉乐展公司初始登记日是2013年6月28日,不是2000年2月20日。此时,暴露了13年前潘福东、周新远利用虚假公司和公章实施合同诈骗犯罪终于败露(见查核证据21)。2017年 3月21日金属回收公司举报潘福东贪污犯罪(见举报材料证据22)
《刑法》第307条之一规定,以捏造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构成虚假诉讼罪。赖云婷认定周新远新远未取得土地产权证前和正在办证期间认定周新远给潘福东的好处费55万元不符合逻辑的。另外土地时价为347万元,周新远花55万元感谢费也不合常理。判决书明显涉嫌包庇为本案实施犯罪大开方便之门的国家公职人员,其中包括规划国土人员和出具法院调解书的钟法官以及压制金属回收公司依法维权追回国有资产而故意枉法裁判的个别法官。
第四,原判赖云婷仅认定潘福东福东构成受贿罪称: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还称:潘福东福东是初犯、偶犯,无前科,从轻处罚,辩护理由成立。
事实真相是,潘福东、周新远合谋两次伪造工商营业执照。即:2000年2月20日伪造嘉乐展贸易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和公章实施合同诈骗;2006年伪造国有企业营业执照为私有骗取规划证。
潘福东、周新远合谋三次实施诈骗犯罪。即:利用虚假的嘉乐展公司和印章签订《股份合作经营合同》和《补充合同》实施合同诈骗;2009年实施虚假诉讼骗取法院调解书;2013年12月23日依据成立同名的嘉乐展公司掩盖犯罪,向法院提起虚假诉讼继续诈骗国有资产。  
潘福东、周新远合谋两次非法处置国有资产犯罪。2000年4月19日签订《补充合同》将国有资产处置给周新远2006年3月20日签订《东源县国有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书》将时价347.1万元的国有资产以107.9万元非法处置卖给了周新远新远,卖地款至今潘福东拒绝交待去向。
2017年11月9日,金属回收公司在市国资委人员见证下,清理潘福东办公桌文件时发现,潘福东保存盖有不同印章的假合同和假证明(见新证据23)。
周新远与潘福东勾结,属共同犯罪,两人应依法以贪污罪共犯论处,犯罪金额明显不是55万元,而依法是国有资产的时价347.1万元。
潘福东、周新远犯数罪深藏17年主观恶性大。从2000年合同诈骗,到2013年6月28日成立同名公司掩盖,再到虚假诉讼继续诈骗。2017年潘福东、周新远犯罪暴露,赖云婷以受贿罪轻判潘福东,而放纵周新远,明显司法违法。
《刑法》第382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物的是贪污罪。受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或者以其他手段非法占有国有财物的,以贪污论处。与前两款所列人员勾结,伙同贪污的以共犯论处。《刑讼法解释》第225条规定,法庭审理过程中,对与量刑有关的事实、证据,应当进行调查。
最后,原判故意认定事实错误、漏人漏罪,故意定罪量刑错误,故意隐瞒证据,故意剥夺金属回收公司的法定诉权,赖云婷涉嫌枉法裁判犯罪。
事实真相是,定潘福东受贿罪却放纵周新远行贿罪,两人依法应以贪污罪共犯论处。金属回收公司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赖云婷判故意隐瞒本案事实证据。潘福东的犯罪行为应当数罪并罚。《刑法》第280条:伪造国家证件伪造公司印章构成犯罪;《刑法》第224条:以虚构单位签订合同构成合同诈骗罪;《刑法》第169条:徇私舞弊低价出售国有资产构成犯罪;《刑法》第266条:诈骗公私财物,构成诈骗罪;《刑法》第307条之一:以捏造事实提起民事诉讼妨害司法秩序或严重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构成虚假诉讼罪;《刑法》第382条: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窃取骗取公共财物的是贪污罪。
金属回收公司是本案犯罪的举报人,也是本案当事人即被害人。本案犯罪已造成金属回收公司名下国有资产的重大损失,2017年11月17日向赖云婷提交了刑事附带民诉状及证据,遭拒绝,公然剥夺金属回收公司法定诉权。
潘福东、周新远自2000年2月20日伪造公司营业执照和印章实施诈骗国有资产,到2009年7月23日诈骗成功,国有资产登记在周新远名下,已实际造成国有财产重大损失。赖云婷无视国家利益,将潘福东监守自盗的欺诈贪污行为以受贿罪定案,混淆视听,其目的是阻止金属回收公司依法追回国有资产,涉嫌利用判决书包庇侵害国有资产数额特别巨大的犯罪。
依据《刑法》第69条规定,判决宣告前一人犯数罪应当并罚。《刑法》第399条规定: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涉嫌犯罪。《刑诉法》第99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刑事诉讼法解释》142条规定:国家财产遭受损失,受损失的单位未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检察机关应提起,法院应当受理。《刑事诉讼法》第182条规定:法院应当将开庭时间三日前传票和通知送达当事人和诉讼代理人。第185条规定:法院应当告知当事人申请法官回避权利。第186、187、189、190、192、193条规定:被害人享有对被告人发问、控告犯罪、参与法庭调查、法庭辩论、申请举证质证、申请调取新证据、申请鉴定等诸多的法定参加诉讼的权利。
《刑事诉讼法》第196条、《刑事诉讼法解释》第247规定,定期宣告的判决,法院应当立即将判决书送达给被害人和诉讼代理人。《刑事诉讼法解释》第243条:审判期间,人民法院发现新的事实,可能影响定罪的,可以建议人民检察院补充或者变更起诉。《高检规则》第391条、458条的规定,本案的漏罪漏人应当依法直接提起公诉或者追加起诉或者变更、补充起诉。
作为法官,赖云婷明目张胆将潘福东、周新远共同犯罪事实证据予以掩盖,企图瞒天过海,其掩盖的犯罪事实证据有:
1、隐匿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信息中心复函事实证据;
2、隐匿伪造的2000年2月20日的营业执照证据;
3、隐匿伪造印章的司法鉴定意见事实证据;
4、隐匿虚构单位签订诈骗的两份合同事实证据;
5、隐匿伪造国有企业营业执照经营性质为“私有”的事实证据;
6、隐匿贱卖国有资产而卖地款107.9万元没有查清的事实证据;
7、隐匿法院确认非法买卖国有资产协议违法的事实证据;
8、隐匿法院判决确认将规划证变更在周新远名下违法的事实证据;
9、隐匿法院(2009)东民二初第16号《民事调解书》法官明显涉嫌违法犯罪事实证据;
10、隐匿2013年6月28日成立同名“真公司”掩盖2000年同名“假公司”涉嫌虚假诉讼犯罪的事实证据;
11、隐匿周新远两次虚假诉讼继续诈骗国有资产犯罪的事实证据;
12、隐匿潘福东为虚假诉讼出庭作证的事实证据;
13、隐匿潘福东监守自盗非法处置国有资产贪污犯罪的事实证据;
14、隐匿涉案土地经市国资委确认是国有资产的事实证据;
15、隐匿本案共同犯罪嫌疑人周新远新远,违法将周新远列为证人;
16、隐匿潘福东贪污罪以受贿罪掩盖,其目的是阻止金属回收公司依法追回国有资产,利用判决书掩护侵害国有资产的最大受益者周新远新远逍遥法外。
上述证据本案卷宗和举报材料中全部存在,金属回收公司在2017年11月17日提交刑事附带民事诉状时也一并向赖云婷提交,没想到,赖云婷在2017年11月29日作出的判决中均被隐匿和掩盖。
综上所述,事实与法律证明:赖云婷无视国家财产权益,在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随意侵犯金属回收公司的法定诉讼权利。
金属回收公司认为,党的十九大提出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厉行法治,公正司法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这是严守司法底线,加强对司法活动的监督破解影响公正司法难题,真正实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法宝。为此,金属回收公司依据《法官法》《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对司法工作人员在诉讼活动中的渎职行为加强法律监督的若干规定(试行)》《刑法》《刑事诉讼法》等的规定,对赖云婷法官提出控告,请求依法立案查处,清除公然危害司法公正的害群之马,以维护国家利益,保护国有财产,追回涉案国有资产。
    广东河源:企业法定诉权被侵犯 背后谁在作祟_ 中国社会新闻网  http://aa.xinwen110.org/a/renminlaixin/2018-01-10/18048.html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