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下 “两面人” 天津东丽区最牛女村支书丁恩云的面具

时间:2018-02-10 18:30 | 来源:未知 | 点击:

核心提示:2018 年 1 月 13 日,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公报出炉,中纪委今年要清除两面人、两面派, 坚决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村霸等行为。 而在 1 月 27 日天津市也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部署动员大会

  2018113日,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公报出炉,中纪委今年要清除“两面人、两面派”, “坚决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村霸”等行为。

而在127日天津市也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部署动员大会,天津坚决打响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第一枪”勇当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排头兵!这让天津市东丽区万新街增兴窑村的居民坚定了撕下“铁帽子王““村霸”“两面人”最牛女村支书丁恩云面具的信心。

​据了解,增兴窑村是地跨两区的村庄,全村占地面积4平方公里,全村总人口2万人,其中本村居民仅4000人,属于典型的城中村。2013年,村支书丁恩云曾经将天津市东丽区增兴窑村城中村改造的经验材料向有关领导“邀功请赏”。 而后天津市东丽区委党校曹x宏将《天津市东丽区增兴窑村城中村改造实践》发布在某期刊上,向全国推广城中村改造的经验。

村民们传阅了这篇文章后纷纷表示,这与实际情况大相径庭,村支书丁恩云简直就是欺上瞒下、弄虚作假,属于典型的“铁帽子王““村霸”“两面人”。

村民们用事实和证据逐一驳斥了“假先进”、“真村霸”, 村民在反映材料中列举了丁恩云“任人唯亲、藐视法规、操纵选举,贪污截留、侵吞套取、账目虚假,知法犯法、打击报复、暴力行凶”的各种情况,揭露了村支书丁恩云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说一套,做一套,对上一套,对下一套,政治上阳奉阴违,工作上弄虚作假的丑恶行径。

一、      丁恩云大搞一言堂  造成东丽区增兴窑村基层组织涣散

据村民举报材料称,村支书丁恩云目无党纪国法,为排除异己为她所用,村民代表从未经过选举,由她指定村民当选,村民从未履行过选举权,村民代表工资奖金平均每年每人4万元。村民还介绍,丁恩云自从2004年就任村支部书记后的10多年,不设村主任,没选过村代表,每年发展4个党员,几乎都是她们家亲戚或亲信。《天津市东丽区增兴窑村城中村改造实践》 一文提到2012年10月,增兴窑村通过“两推一选”方式选出的两委班子,根本就是假的。

 

 

村民反映,在城中村改造时,违章建筑补偿款,国家规定给村民每平米1200至1500元,而丁恩云却给村民每平方米100元至1500元不等,(例如刘某某家给的就是100元,张某某家给的300元,宁某某家给的500元等等)而丁恩云的亲属和亲信给的基本都是一千元以上甚至更多,她说给谁多少就给谁多少。典型的“”一言堂“”。

为了举报丁恩云的违法事实,多年来几百多名村民逐级向上级反映,更为荒唐的是东丽区某些部门对于村民询问“修建津秦高铁期间征用增兴窑村多少土地?”的问题答复大相径庭,2015年国土部门答复“该项目共征用土地面积0.9015亩”,而2017年街道方面的答复则是“征用40.5亩”。到底用了多少亩?或许只有村支书丁恩云知道。这是典型的“保护伞”行为。(见下图对比)

二、      城中村改造资金成谜  加剧干群矛盾

村民反映,丁恩云欺上瞒下,乘机揽财,滥用职权,假公济私官商勾结,利用职务权利给亲属和亲信谋福利。鸿阳工艺厂、钢材市场、高速桥下的夜总会、菜市场这些本属于村办的集体企业每年上百万收入(十几年上千万)都落入了私人手里,据知情人透露,夜总会也有丁恩云和其侄子的股

份。丁恩云以周转房的名义在昆月里盖了30多间违章建筑,现在每年每间都以一万元的价格出租给拆迁户和一些村干部的亲属,至今的租金也不知去向。丁恩云还伙同部分工作人员,社会人员,骗取国家补偿款,虚报拆迁户,虚报拆迁面积,虚报地面上地上物等。

2011年增兴窑村进行城中村改造,政府承诺给每个村民征地补偿款10万元,其中扣除三万元保险钱,每个村民应拿到7万元的补偿,政府将补助人员名单张榜公布后,此后许多其他村的村民陆续收到补助款,增兴窑村的村民直到,2016年在习总书记反腐高压下每位村民大人一共分到3万元,孩子分到6千元,剩下的补偿款至今不知去向。

 

 

在天津市东丽区增兴窑村地段修建津秦铁路期间,该村村民测量的是124亩土地被征用,丁恩云却说是43亩,国家给的补偿款3000万元,被她擅自挪用到华明镇投资,她在党员会上说这笔钱是无偿给华明镇使用的,不给利息也不给分红,,据村民了解万新街道,别的村也有在华明镇投资的,但是别的村每年都有分红,而增兴窑村这么多年一分钱分红也没有,更别提本金了!

村民王军说,增兴窑村的一切惠农政策,低保,残疾补助,阳光补助等等均不透明,据村民反映在大队后勤上班的家属和丁恩云的亲戚,亲信等基本都在享受政策补助款,在增兴窑村开着小车领低保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丁恩云在增兴窑村雁过拔毛竟然连死人的丧葬费都不放过。据村民董先生等多位村民反应他们老人去世以后,“”民政局“”都给补助一部分丧葬费,村民在村委会领取的丧葬费1000元到2000元不等。可是村民在“”民政局“核实的丧葬费的补助都是3000元以上,剩下的都被丁恩云截留了!

增兴窑村原有一个封闭式农贸市场,在丁恩云在村里担任领导期间,被她亲属改装成“歌舞厅”然后又在“歌舞厅”的后面占用公用土地和农田的排水沟(她的亲属把农田的排水沟垫上)违章建筑了一个2000多平米的农贸市场,每年收入上百万元。因增兴窑村,城中村改造,她亲属违建的农贸市场需要拆迁,丁恩云为了一己私利,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强行霸占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土地!

 

 

据其中一位村民透露, 2017年5月的一天早上,她去增兴窑村委会后面的自家的菜地摘菜,发现地里被人垫上了工程土和石削,像这种情况共涉及10多亩土地,6家村民,村民不知好好的菜地为什么突然给埋上了?6家村民多次询问村委会和支书丁恩云,均无答复,而后他们打听到这10多亩土地是为了给支书丁恩云亲属的农贸市场还迁。村民相继去大队了解情况,解决问题,丁恩云总是避而不见,后来几户村民轮流去村两委要说法,实在没办法了丁恩云说,等开工之前一定把你们的问题解决完了再开工,过了几个月,在2018年的1月5号又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又开始施工,村民就又去找丁恩云协商土地的问题,她还是避而不见,大队领导互相推诿,没有人管,好好的土地被武断占有,至今6户村民不断的向有关部门反映。万新街政府出示答复意见书是,(此地块尚未被征收)!

 

 

增兴窑村老党员刘女士因为看不惯丁恩云的一些做法,写信给市领导,区领导反映定恩云一些违法违纪问题,区有关领导把信转给了街党委书记李洪艳,李洪艳又把信转给了丁恩云,丁恩云找到刘女士直接问她你为什么举报我?丁恩云为了报复,把刘女士家合法的“养猪场”强行拆除,很多猪被活活砸死,一些家办公具全部砸报废(见下图),至今没有说法,不问不闻,刘女士多次找到丁恩云商讨“养猪场”的事情,丁恩云态度强硬的说,你爱去哪儿告就去哪儿告,能告倒我算你有能耐,我要出事一个都跑不了!

以上种种行径,多年来村民对于这些都有疑问,但对于质疑她的人丁恩云就予以蛮横打压,甚至于动用黑恶势力殴打。很多村民是敢怒不敢言。

三、村民自治形同虚设  群众上访不断

《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实行村务公开制度,村民享有知情权。村民有权利要求村政、村务、财务公开,而在增兴窑村,这些“公开”都被限定在指定“村民代表”中走过场了。村民反映,该村也按制度设有村民理财小组监督村里的三资管理,但实际上不论是理财小组成员还是村里的财会人员都是丁恩云安排的亲属或亲信,实际上多年来村集体财产被丁恩云自己把持,有多少集体资产从不向村民公开。

2013年,在天津市妇女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上,丁恩云言之凿凿称“2012年增兴窑村集体收入达到1380万元,农民年人均纯收入21100元。”而实际上,通过工商企业信息系统查询村内唯一的集体企业天津市鸿福实业有限公司企业资产状况得知:2013年负债144万元、2014年负债576万元。更令人疑惑的是天津市鸿福实业有限公司企业年报数据不正常,连续两年企业资产总额竟然都是1万元。

业内人士王斌称,资产总额即是指企业拥有或控制的全部资产,所有者权益是指企业资产扣除负债后由所有者享有的剩余权益。简单的说:净资产(所有者权益总额)=资产总额-负债总额。举例天津市鸿福实业有限公司2013年企业资产状况,这张数据表显示的该年度资产总额1万元,所有者权益合计4934万元,负债总额144万元,也就说在这个财务报表中4934万元=1万元-144万元?因此,王斌称天津市鸿福实业有限公司涉嫌财务造假。

 

 

增兴窑村一位老党员刘女士跟丁恩云打官司要求村集体帐目公开,信息公开,拆迁,还迁,等等公开。公开,透明,这也是党中央一直强调号召的,刘女士打赢了官司,要求丁恩云公开内容,丁恩云充耳不闻,根本就不给公开,后来刘女士又起诉到二中院要求的强制执行,就这样丁恩云给公开了几条假的信息敷衍了事。

无奈之下,一些村民为了维护合法权益,不断上访,打官司。就在2017年六七月份,很多群众到东丽区门口拉条幅声讨丁恩云的种种劣迹。

四、推动经济转型成为空谈  掏空“集体经济”成为现实

村民在举报中说,1990年,该村是上亿村,是附近受屈一指的富裕村,丁恩云上台后伙同亲属及有关人员将增兴窑的集体资产用各种手段或侵占,或挪用,现在村民村集体的资金基本已被丁恩云掏空,以前有名的亿元村都被丁恩云败光了,国家给予农民的所有惠农政策和惠农资金农民多年来从来没有享受过,天津市东丽区增兴窑村从最有钱的村变成最穷的村。

 

 

村民王某民说,丁恩云对国家的法律政策熟视无睹,置若罔闻,在村内肆无忌惮、无法无天大肆侵吞国家资产和收受贿赂,完全丧失了一名村领导干部应有的品质和形象,成为名副其实的“村霸”,而村民向各级纪检监察部门的实名举报“杳无音讯”,不少村民质疑丁恩云是不是“铁帽子王”?就这样一个为了一己私利不顾老百姓死活的“恶霸”“土匪”却屡屡有人保护,不管多少村民上访,和各大网站报道,却还一直担任村支部书记的职位,国家的“法律”“法规”“十八大”“十九大”的精神在我们东丽区万新街增兴窑村均得不到任何体现,已经形成村书记一言堂,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局面!

中共中央国务院日前明确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执纪审查重点,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优先处置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要把惩治“蝇贪”同扫黑除恶结合起来,坚决查处涉黑腐败,严肃惩治放纵包庇黑恶势力甚至充当“保护伞”的党员干部。

黑恶势力侵害的是广大群众的利益,对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妥协退让,包庇纵容,就是与人民为敌,与国家为敌,对抗中央决定,必须要予以严厉打击!

撕下 “两面人” 天津东丽区最牛女村支书丁恩云的面具  https://mparticle.uc.cn/article.html?spm=a2s0i.db_contents.content.10.67c73caaUEQN3X&uc_param_str=frdnsnpfvecpntnwprdssskt&wm_id=2ddd0ea73dfe4bfb9d5850e7f006c162&wm_aid=6bbc270e940240b29d89a7bccdb2ee37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