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告举报桦川县公安局包庇凶犯不作为

时间:2017-08-29 09:27 | 来源:天涯传媒 | 点击:

核心提示:我是桦川县横头山镇人,姓名接明君,今年已经52岁了。下面我想就我这20多年遭受到的无视、权利被侵害的事实进行陈述,并就桦川县公安局、桦川县人民法院不作为的行为及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桦川县信访部门的诉权告知错误问题进行控告和举报,请求主持公道

    我是桦川县横头山镇人,姓名接明君,今年已经52岁了。下面我想就我这20多年遭受到的无视、权利被侵害的事实进行陈述,并就桦川县公安局、桦川县人民法院不作为的行为及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桦川县信访部门的诉权告知错误问题进行控告和举报,请求主持公道,给我一个公正的结果。

 
事实经过:
   1992年(当年我20多岁)我的父母及亲人在家中被残忍杀害,造成四死一伤的重大刑事案件,给我造成沉重的打击,凶手也潜逃了。事后我发现有凶手藏身地的线索到公安局报案,遭到他们的拒绝,理由是人员不足,说公安局不是给你家开的,你说去就去。因其未及时出警,致使错过抓捕实际。无耐自己四处寻找凶犯线所,放弃自家耕地和家电维修行业,走遍辽,吉,黑,苦苦寻找凶手13年。终于在吉林发现凶犯宗迹于2005年抓获。也发现公安机关工作人员违法行使刑事侦查职责,有违反法定程序行为。造成原告人13年来寻找凶手的巨大精神及经济损失。
桦川县公安局的具体违法行为如下:
1、未予及时出警,导致错过最佳抓捕时机。
   桦川县公安局在接到我报案后消极办案,并没有对此严重的刑事案件进行立案(有被举报人出具的受理刑事案件登记表为证),而先是以警力不足为由,拖延出警。1992年(也就是案发4、5天左右)在举报人得知案犯在作案后又回到家中的消息时到公安机关报案,但被以警力、经费不足的理由未予及时出警,导致凶犯逃离,错过最佳的抓捕时机,于是我怀疑公安机关存在故意放纵的情况)。在凶犯被抓捕后,我要在行政诉讼核实公安机关出警的情况时,前已经执行死刑,但公安机关隐瞒实际情况,在没有核实清楚公安机关违法事实和刑事附带民事没有获得赔偿时,未告知我的情况下将凶犯执行死刑,后半个多月我才得知此事被害人找到公局长还在隐瞒说没有执行,导致后来申请强制执行出现障碍。
2、网上通缉无照片、特征描写与事实安全相反。
   凶犯逃亡后,原告多次到公安机关处要求继续采取有效的措施抓捕凶犯。在原告的催促下,公安机关才采取网上通缉,但网上通缉的凶犯描述没有照片、也没有特征说明,根本不起到做用(桦川县公安局的解释是凶犯没有照过照片,但凶犯家属的户籍在公安局处的档案均有照片,唯独凶犯的照片不见了,让人产生怀疑)。同时,协查通告上的年龄及烧伤的特征描述与事实相反(通缉令描述的犯罪人年龄与实际年龄相差10岁左右,将38岁的人描述成50多岁,将右手烧伤描述成左手),按照公安机关的描述,根本无法查找凶犯。
   3、案件无卷宗,使得案件无从查起。
   在无效的网上通缉行为下,根本无法查找到凶手,于是我花钱找人给凶犯画像,提供给他们,要求纠正通缉令上的错误,并找到当时在任的局长询问此事,但其却不知道该起重大的刑事案件,并没有找到案件的卷宗。如果不是我坚持不放弃,这起案件就将石沉大海。
   4、伪造刑事立案登记表。
   此案件迟迟没有结果,公安机关消极办案,我不间断的到公安机关处询问调查情况,催促他们不能放弃案件的侦查工作,但因为公安机关工作人员的消极办案,使得我不得不自己亲自寻找凶手,我不断的打探凶犯的下落,听见有凶犯的消息,不管在哪里我就会去寻找,我的案件时间越长,他们就越不在意,我提供的线索,公安机关也不采取侦查措施。多年来举报人跑遍黑吉辽,终于在2005年打听到凶犯的下落,在得知凶犯在吉林种植人参线索后,才由吉林公安机关协助抓捕凶犯归案。
   但却发现公安机关的刑事立案登记表存在伪造的情形,举报人家案发在1992年,但当时的办案人员张俊山,却将案发时间书写为9200年(实际是由200*年修改为了9200年),明显可以看出时间修改的痕迹,是在凶犯抓捕后的200几年书写的。公安机关多年未对此案进行刑事立案,而在我找到凶犯后才伪造立案登记表的行为,严重损害了我的合法权益,违反法定程序,也足以看出13年来,桦川县公安局并未履行法定职责,存在上述违法行为,没有履行保护我的人身、财产安全的法定职责。并且还说是他们抓到的,又请功又加奖于他们。这种违反法定程序的行为,损害了法律的严肃性,导致13年来凶手逃亡,侵犯了我的合法权益。
   造成我的损失:
   多年的寻找凶手之路对我造成极大的精神及经济损失,我放弃自家土地耕种和维修事业,每天晚上睡觉是抱着刀睡的,因为我害怕凶犯知道申请人在寻找他,会来杀人灭口。甚至有一次差点将晚上回来的女儿误认为凶犯,我彻夜难眠。我多年的诉讼之路,曲折自不必说。
   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未予刑事附带民事执行:
   2004年凶手被捕后,我要求财产保全,法院说没有这种程序,没有给我做,说让我等判决。于是我等到2005年刑事附带民事的判决后,我到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中级人民法院称被告人没有财产,执行也没有用,而且说去查财产需要经费,不予受理我的执行申请。现在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移送执行函仍在我手中,致使我未拿到一分钱的赔偿。
 
诉权告知错误(10多年的诉讼路):
   我得知上述公安机关的违法事实后,于2006年向桦川县公安局提出要求赔偿的申请,其作出答复是不予赔偿,我又向佳木斯市公安局进行复议,给出答复是告知我提起行政诉讼。我在此向桦川县公安局要求司法赔偿,但其却对上述问题避而不答,并没有针对我的疑问作出解释,并将我的上述疑问说成是“对工作细节不满意,不是公安机关不作为”,实施法律正确。并告知我提起行政诉讼。我依据法律规定向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提起司法赔偿,但却也告知我不属于司法赔偿,告知我提起行政诉讼。
   我按照桦川县公安局、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诉权告知提起了行政诉讼,走上了10年的行政诉讼路,经过桦川县人民法院一审、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不予赔偿,我不服要求再审,于是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重审后的结果是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我向黑龙江省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由其抗诉后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审理却告知我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要我提起司法赔偿。
   我先是要求桦川县公安局的司法赔偿,桦川县公安局、佳木斯市中级人民法院却告知我提起行政诉讼。我提起行政诉讼后,最后的结果是再次告知我向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司法赔偿。这一个程序我走了10多年,最后居然连一个确定的结果都没有,我一直是处于谁都不管,谁也不处理的情况下。难道桦川县公安机关的违反法定程序的行为是正确的吗?这就是属于典型的利用公安机关的双重身份,规避诉讼,逃避责任的情况。公安机关违法的事实存在,却没有一个机关可以纠正错误的行为,有违法律的公平正义。
 
桦川县公安局打击报复:
   我无奈之下于2017年3月想要到最高检察院和公安部反应情况,进一步维护自身权利,却被桦川县公安局打击报复。在我去北京的路上被桦川县公安局的刑警队工作人员和桦川县人民法院的工作人员用囚车将我强行带回公安局,并以我扰乱正常工作秩序的名义将我行政拘留了10天。以这种方式变相对我打击报复,并且还扣留我的身份证限制我的正常出行和人身自由,桦川县公安局、桦川县人民法院的此种做法,曾在2008年就存在此种情况,明显利用职权对我打击报复,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让我有理无处说,甚至威胁我说在去北京就要给我判刑,说是地方政府的要求。此种行为并不是解决问题,而是激化矛盾,我未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正常诉讼,正常信访,并未进行任何的违法行为,反而是被压制的对象。而我的父母被杀害时,桦川县公安机关能比控制我一半的精力去处理刑事案件,都不会出现如今的纠纷和争议。
   现反映的上述内容,我均有多年来的书面文书作为证据。请求相关部门能够给予关注,以免社会矛盾的激化,更能还法律一个严肃性,还百姓一个公正。









转载原文链接:http://bbs.tianya.cn/post-no06-317990-1.shtml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