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煤集团崔庙煤矿领导压榨工伤职工血汗钱 卖命钱

时间:2013-01-31 11:18 | 来源:互联网 | 点击:

核心提示:我们是河南省荥阳市崔庙镇居民,系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崔庙煤矿有限公司(简称郑煤集团崔庙煤矿工人),是一起煤矿事故的受害者。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2007年9月12日上午七点半,我们上班时乘坐罐笼下井作业,当时罐笼有十人,分别是张治岭、张卫卿、注册香港公司www.hkatreg.net.cn注册香港公司www.hkatreg.net.cn

  我们是河南省荥阳市崔庙镇居民,系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崔庙煤矿有限公司(简称郑煤集团崔庙煤矿工人),是一起煤矿事故的受害者。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2007年9月12日上午七点半,我们上班时乘坐罐笼下井作业,当时罐笼有十人,分别是张治岭、张卫卿、张朝建、贾全占、陈俊峰、陈福聚、陈有群、陈壮飞、耿书林、陈书民,当罐笼运行到距离井底二十多米时,突然加速下坠,咚的一声巨响重重坠底,紧接着罐笼又猛然往上起七八米,又重重落下。井下顿时痛哭声,凄励的惨叫声混成一片,此情此景令人发指,惨不忍睹,井下顿时乱作一团麻。由于操作工操作失常,反复不定,井下工人无人敢上前救助,抢救工作十分缓慢,到十点钟才陆续升井,被分别送往荥阳人民医院、荥阳中医院、新密骨科医疗治疗,一个多月后被转往郑煤集团所属矿务局医院。这是一起很明显的人为原因造成的事故,崔庙煤矿领导张遵海、张建甫、蔡昌海等人为了达到推卸责任,逃避处罚的目的,利用恐吓、威逼、误导、欺骗手段,抓住受伤者急于保命、保腿、保脚的心理,要求受伤者帮助其隐瞒事故真相。后由集团公司安监处把一起人为事故认定为一起简单的机械故障事故。其真正的原因就是司机绞车违章操作,玩忽职守,再加上绞车升降系统根本就没断电抱死,刹车失灵防坠器等技术措施。之后,这些矿领导没有受到任何处分,绞车工崔福琴也没有受到处分,并继续工作了两个多月,据说,该职工崔福琴和生产矿长的刘团结有亲戚关系,在广大工人中间反映极为强烈,影响极坏。崔庙矿领导对待工人一贯是家长制作风,高压态势。工人们有问题不敢说、不敢反映,为了显示其高超的工作能力,获得上级领导的嘉奖,对生产中出现的隐患,视而不见,对上级领导只报喜不报忧,从而形成生产当中许多隐患,正是这样的工作方法,导致管理上混乱,使同样的事故一个月之内多次发生,悲剧在一天天续写。2007年9月23日下午4点付井对罐时岩巷队端木景周、张涛足部受伤,2007年10月8日八点班,付井对罐时朱晓东腿部受伤,朱广辉脚跟骨骨折,这一次又一次的同类事故充分证明了崔庙煤矿领导思想上根本就没有安全意识,技术上缺乏切实有效的安全措施,实际上是在拿工人的生命做实验、开玩笑,针对已经发生的事故,崔庙煤矿领导继续坚持过去的一贯作法,还是欺骗上级领导和主管部门,由于不报、谎报、得过且过,这种情况下,端木景周、张涛、朱晓东、朱广辉没有被认定为工伤,当然也不给予伤残等级鉴定。正是由于崔庙煤矿领导张遵海、张建甫、蔡昌海等人的违法乱纪,不作为、胡作非为,最终导致事故一次又一次发生,悲剧在一天天上演,我们的心在流泪,我们的心在滴血,心中感到悲哀。在井下中我们喝的是钻孔中喷出的石粉、煤尘和瓦斯气,我们是在冒着生命危险在作业。今天,我们倒下了、残疾了,崔庙煤矿领导至今未受到任何处分,依然高高在上,作福作威,有的人却踩着这些伤残之躯,步步高升(张遵海于2008年2月调升郜城煤矿担任领导职务),他们在利用手中的权力,背靠着郑煤集团这棵大树,钻着管理混乱的空子,干着不可告人的勾当,问人间公平何在?问社会法理何在?
  他们该作为时不作为,不该作为时胡作非为,我们躺在病床上忍受着伤痛的折磨,精神打击的煎熬,再加上经济上受到无端的压榨,那真是生不如死!我们大部分工伤病号是被逼迫、强制出院的。出院后,我们要求到医院复查伤情,矿领导一直是粗暴、蛮横、置之不理的态度。工资待遇方面大大折扣,被某些矿领导无端榨取、非法占有。我们平时上班,工资经常是一千九百元左右,最低时一千八百多,最高时拿到两千多。住院后,工会主席蔡昌海对我们解释说:“集团公司决定,你们住院时工资是900元,生活费是每天15元,出院后是1170元。”我们提出抗议,他说:“这是集团公司的决定,公司这么大,我没法更改公司的决定。”就这样,我们住院时的工资是900元(2007年9月—12月),出院后8个月工资分别是1170元,9月份工资是585元。按照《工伤保险条例》和河南省《工伤保险管理暂行办法》之规定,我们的工资应该是1900多元,从2007年9月—12月,每人每月工资差额是1000元;2008年1月—8月,每人每月工资差额是800多元;总差额是125000多元(崔庙煤矿职工大部分是从2008年2月份开始发卡领工资,而我们的工资有时在抽探队领,有时在劳动科领,有时在财务科领,工伤受害者以这样方式领取工资的人是12个人:张治岭、张卫卿、张朝建、陈有群、陈壮飞、陈福聚、陈俊峰、陈数民、贾全占、耿树林、朱晓东、朱广辉,这还不包括矿上其他没有领卡的工人工资)。崔庙煤矿这些领导在利用手中的权力,钻财务制度管理上的漏洞,不择手段,压取我们的血汗钱、买命钱,他们简直是吃人肉不吐骨头、不流血迹的老虎。去年10月份,我们要求与矿方解除劳动关系,矿领导一直拒绝,要求我们去上班,我们这些人有的是双足跟骨折、错位,有的是膝关节韧带断裂,根本就没有治疗,根本就没有能力上班,劳动科长李虎明、陈志强就说:“不上班不发工资。”——他们在寻找新的吃钱门路,我们的工资一直停发至今,去年11月份崔庙煤矿按上级要求放假停产整顿,开始为工人办理养老统筹。

       今年3月20日,我在矿上劳动科看到了被解除关系,取消养老证号的通知,没发工资谁来教的统筹金,哪儿来的养老证号,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我在这里找到了他们拒绝的理由——吃钱还没吃够啊!春节期间,矿上发年终福利,每人领取100元,我们这些工伤病号没有领到这些钱,我们找到劳动科,劳动科李虎明说:“公司有规定,工伤病号没有这100元钱,我没办法给你们发这个钱”。——他就是在大小通吃啊!他们是在疯狂血腥的掠夺,地地道道的一群吃人老虎。
  现在的崔庙煤矿依然是安全生产管理一片混乱,财务制度管理混乱,井下的岩巷队采用二支外包队,安全与生产实行拖钩,矿方只要求生产进度,不管工人的生命安全,抽探队领导在工人们不知道仰角、方位角为何物的情况下,继续努力地钻孔,至于抽放瓦斯的效果只有天知道了。钻采队工作面很低,由于地下地形起伏坡度大,钻机没法利用,钢腿支撑用不上,木钉没有,工人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工作,人人胆颤心惊,这明明是在大玩活人的把戏,希望上级的领导能走下来到基层中调研工作。崔庙煤矿从收编、改造到今天,已经有四年多,已花去国家巨额资金达两外多亿,办公楼很气派,小汽车也很多,工伤经常有,井下的工程表面上差不多,其实隐患多多,整顿改造工程依然遥遥无期进行着,生产企业在做着与事业单位类似的工作。在目前金融冲击下,继续浪费国家巨额资金,是一种渎职,是一种犯罪,希望审计机关介入调查资金流向。
  在崔庙煤矿这个小天地,我们被压得喘不过气来,我们过着暗无天日,生不如死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何时才见光明。我们这些工伤,大部分都是在40岁左右,是家里的梁柱子,我们倒下了,家里有年迈的老人、上学的孩子,有的家里还有病人、残疾人,没了工资,生活就像塌了天,日子没法熬。谁来关注我们这些苦命人,谁来惩治这些置我们于水火之中的恶人,谁来维护我们这些生活在社会最低层的权益,谁来创造和谐社会。
  我们于2009年3月19日到省政府**局反映情况,至今已经1个多月,由于伤情一直不好,矿方也不予治疗,我们无法上班,要求与矿方解除劳动关系,矿方拒绝按照《工伤保险条例》、《河南省工伤保险管理暂行办法》来处理问题,我们现在是走投无路,无可奈何。我们热爱共产党,拥护政府领导,相信广大民众。我们请求于政府,关注一下我们的生存问题,主持公道,申张正义,给我们的心里增添一份清新的阳光,让崔庙煤矿有一片晴朗的天空,让我们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让广大的职工有一个平和、积极、热情的心投入到生产和生活当中,把那些不顾工人死活、违法乱纪、作奸犯科者清除出领导队伍,绳之以法。
  个人要求:
  1、坚持与矿方解除劳动关系,按照《劳动法》、《合同法》、《工伤保险条例》、《河南省工伤管理暂行办法》之规定,尽快给予赔偿。
  2、按照公开公平的原则,撤销原郑煤集团有限公司对事故的调查结果,由河南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重新调查结果通报,对多次发生事故,瞒报、不报、谎报的直接领导张遵海、张建甫、蔡昌海等人开除党籍,解除职务。
  3、工伤期间,榨取我们工资的矿领导,退赔我们的工资,由于非法占有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交由中共河南省纪委和司法检察机关介入调查通报。
  受害人:张治岭 张卫卿 张朝建 陈有群 贾全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